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8|完结+番外)

---/

贾诩不记得他们做了多久。他醒来时晨光已经熹微。张绣躺在他的身侧熟睡,面容安稳而满足。

贾诩用指节轻轻划过他英挺的轮廓,然后起身到窗台边点了一根烟。

他惯来不信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然而与张绣相处的这些时日,他能够感觉到张绣对自己的爱日益深切,亦明白自己将张绣看得越发重了。因为他的不信,他也曾想过冷淡并割裂这份关系,但他终究狠不下心。

他的心从来坚硬如岩石,唯一的一点点心软在他把张绣捡回来的那一夜给了张绣,就再也没能收得回来。

贾诩倚在窗台边静静抽烟,目光落在窗外,看着天际流云渐渐地尽染晨光。终于他摁灭烟蒂,想,试一试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也不亏。更何况,前几天和大魏的沟通已经有了结果,现在张绣的命运星途都掌握在他一人手里,要是哪天东窗事发或者张绣不想干了,他随时可以带着他走,谁都管不着他们。

贾诩下定决心,心情越发好了起来。他啪嗒啪嗒走回卧室,踹了张绣一脚,“起来,去上班了。”

张绣迷迷糊糊地翻身,一把把贾诩拉了下来,贴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他低下头,柔软的嘴唇吧唧一下印在贾诩的脸侧,“马上起来马上起来……zzzzz”

“五分钟,就五分钟。”贾诩手一伸,拉过一条厚毯子给张绣盖上,一边恶狠狠地说道。

 

天气渐凉了。

郭嘉在家里裹着毯子懒洋洋地给张绣打电话,“明天不是就要去欧洲去给那个什么杂志拍封面吗?今天你先过来吧,明天一起去机场。”

“我是不会受到你的诱惑跟你上床的,郭嘉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只能跟先生……哎哟,先生你干嘛打我嘤嘤嘤……”

“……”郭嘉一阵无语,“妈的张绣你戏真多,比我还多……”

“他待会就过来。”贾诩接过了电话。

“嘿嘿贾诩你们俩是不是……”郭嘉正说着,贾诩反手就把电话挂了,郭嘉怒气腾腾地想要再打过去,却听见玄关处传来声响。

郭嘉披着毯子,慢慢地趿着拖鞋走过去。

荀彧正弯着腰换鞋,此时抬起头来,一双清明的眸子沉默地看着郭嘉。

郭嘉笑了,他说:“你总算也肯用一次钥匙。”

荀彧直起腰,走进来,问他:“这阵子为什么都联系不上你?”

郭嘉的情绪突然激烈,他脸上撕开一个笑容,说道:“荀总这就着急了?那要是什么时候您和曹总去哪个国家结了婚,我才是哭都哭不出来……”

荀彧一双眸子逐渐凝成了冰,他冷冷道:“少开这种玩笑。”

“我哪里是开玩笑。”郭嘉坐回沙发上,嘴角依然挂着冷笑:“我有说错吗?在你心里我重要得过他吗?我最后悔的,是那时出国,回来就当了你大魏的金字招牌,高高地挂在外面……”他忽然转头直视着荀彧,双眼通红,“荀彧,你回答我。你是不是从来就没喜欢过我?”

荀彧站在原地,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郭嘉也是这么问过他。那时郭嘉还在留学,给他打的跨洋电话,而他以为郭嘉是在开玩笑,当时他正忙着和曹操在到处找人拉关系拍他们的第一部电影,所以话还没说完,便挂断了,也记不清是谁挂断的了。

郭嘉毫不容情地一字一句接着说道:“我从认识你到如今,都在想你到底爱不爱我。后来我想明白了,你爱我,但是你并不喜欢我。是吗?”

郭嘉看着荀彧,想起往事一幕幕,想起那时候他们同住一个宿舍,他熬夜打游戏,荀彧替他改论文,他们一起看过一部又一部电影……后来他回来,和荀彧一起住在租用的工作室,荀彧陪他一起研究剧本,一起对台词……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郭嘉望进荀彧的眼睛里,用那一双桃花眼。他平静地说道:“我是你一手捧出来的天皇巨星,我颠倒众生,可是却不能让你哪怕一天,真心实意地喜欢我。”

荀彧的嘴唇有些发白,他颓然道:“我不知道你这么不开心,我以为你喜欢演戏,喜欢……”

郭嘉打断他:“是,我喜欢演戏,也喜欢如今的地位,可是我更喜欢你。”

 

郭嘉和张绣一起拍摄的杂志封面主题为《Destiny》,契合送他们二人一同获奖又上封的《宛城》的主旨,取景是在欧洲某国的小镇,既有浪漫雪景又有古典建筑,虽然张绣觉得拍的几组照片都有点gay里gay气。但值得一提的是,拍摄过程异常顺利,顺利到张绣都怀疑面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郭嘉。虽然郭嘉并不是自矜身份耍大牌的人,但是也没配合到摄影师让干嘛就干嘛。

张绣忍不住问他,“郭嘉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没。”郭嘉进了门直接往床上一瘫,“以前我在这个国家留过学,我很不喜欢这个国家,想早点走而已。”

“郭嘉你一定要来我房也就算了,能去洗个澡再躺我床上吗?”张绣愤怒道,然后习惯性地走到窗边拉上窗帘。

郭嘉斜眼看他,笑道:“哟,又是洗澡又是拉窗帘,那成什么了?我说绣球,你已经睡过贾诩了,难不成还想睡我?”

张绣仗着窗帘已经拉上了,毫不客气就是一个枕头扔过去。

郭嘉敏捷地闪了过去,站上床开始跟张绣枕头大战。

把四个枕头都糟蹋完了之后,郭嘉又瘫回了床上。张绣被郭嘉占了床,只能坐在床前的地毯上,他打开电视看了会,说道:“明天是圣诞节啊。”

郭嘉听了,起身走到窗边,扒着窗户看着窗外雪地和明黄灯光发呆,然后他叫张绣陪他一起看真爱至上。他一边看,一边说道,那时候他一到圣诞节就失恋,然后就叫荀彧陪他一起看真爱至上,看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后来,荀彧发现他是一到圣诞就故意分手,就再也不陪他看了。

郭嘉自顾自地笑了一下,然后又转头对张绣叹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现在只能跟你看了。”

张绣看得直打哈欠,他道:“你以为我愿意啊,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给先生打个电话。”

郭嘉说:“你去去去,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个老头子。”

张绣特别生气,鼓着脸又想干架,“先生才不是老头子。”

郭嘉懒得跟他说,让张绣去窗户边打电话,别吵到他。

然后郭嘉低头看了眼手机,其实他也很想发个短信给荀彧,但是盯着手机看了五分钟,还是没有发。

转瞬零点已到,国内有无数的人算好时差掐着点给他发了祝福,震得他手机都发烫。

他收到了一万条圣诞快乐,唯独没有荀彧的。

他可能生气了,郭嘉想。

 

郭嘉把那句“that’s enough”听了一遍又一遍,他一遍遍地想如果荀彧到头来还是跟别人结婚了,他该怎么办?

直到张绣坐了回来。

“这么快?”郭嘉问。

“先生说了两句就挂了,他在谈事情。”张绣这样说着,脸上还是有着明显的满足。

“瞧瞧你。”郭嘉把遥控器一扔,向后仰倒,“太没出息了。”

“你管我呢。”张绣抬手接到了遥控器,换到足球频道看了起来。

郭嘉听着电视机尖利的口哨声和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慢慢地让一滴眼泪倒回眼底。

他不能怎么办。

他突然翻身坐起来,问张绣:“想去看日出吗?这个国家唯一能让我惦记的,就只有这儿的日出了。”

张绣道:“兄弟,我们明天九点的飞机。”

“没事,有我扛着。”郭嘉看他一眼,“我们自己开车去。”

“……好吧。”

 

“要不是荀攸跟我说,我都不记得我说了那么句话。”曹操笑道:“就算我真的想带你去美国,你也舍不得啊。你半辈子的心血,一半给了大魏,一半在郭嘉身上。你半条命都是他的,怎么会舍得呢?酒桌上的玩笑话而已……”

曹操看了看荀彧苍白的脸和眼下浓重的阴影,劝道:“你都多少天没休息过了,何必惩罚自己……”

荀彧摇摇头,言语艰涩:“不。我没有,我只是想想清楚。不是这样的……我原以为,我个体的感情,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我没想过这样会伤害到他,是我错了……”

 

曹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荀彧趴在办公桌上,正午的阳光把他的西装勾勒出暖黄的线条。他闭着眼睛,脑海像半睡半醒时一样昏昧。

他忽然想起今天是圣诞节,想起他以前经常在这一天和郭嘉一起看电影。那时学校没有放假,窗外面很黑,但是很热闹,学生们在校园里到处办着活动。他们在宿舍里,荀彧泡了茶,给郭嘉泡了咖啡。他走到冻得抖抖索索的郭嘉边上,郭嘉把他拉进厚实的毯子里裹着,两个人开始看一部看了很多很多次的爱情电影。

他突然很想很想,给郭嘉打一个电话。

于是他打了。

“喂?”郭嘉的声音依旧清亮如少年,带着微微的笑意,“文若若,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听见郭嘉的声音,荀彧的心渐渐安稳下来,他听到那边隐隐传来的簌簌雪声和车载音乐声,想起那边此时还是凌晨,便道:“你在车上?还没睡吗?”

“去看日出。”郭嘉简短地回答道,然后他带着笑问他:“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如果是好事的话,现在就说吧。”

“……”荀彧沉默了一瞬,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他刚说出第一个字,便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一切归于静谧。

一切戛然而止,如同命运无声。

 

只有一段沙沙的音乐声,从埋在深雪里的车载音响中传出,穿过十二月的小镇飘着大雪的平安夜,穿过漫长的无线电波,最终传进荀彧的耳中。

 

——我从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望住窗外面飞过的几十个小镇,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个人,我怀疑,我们人生里面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番外·命里有时

郭嘉的病房外面栽种着一排排拔节的青竹。

曹操不用问都知道,这是荀彧特意挑的。

他走进病房,看到荀彧坐在病床前,正安静地剥着一个橘子。他苍白的指尖从丰实的橘瓣上划过,一一撷去那些纵横的淡白经络。郭嘉爱吃橘子,但讨厌吃橘络。

荀彧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目光温实平静。

曹操将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问道:“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他下午就会醒了。”荀彧把剥好的橘子放进一个小碗里,他看了眼窗外,说道:“今天天气好,下午阳光晒得进来。”

曹操想起什么,又问道:“那个姓张的小子呢?”

“他早好了。前几天活蹦乱跳地缠着贾诩让他出院。”荀彧笑了一下,又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本来我想等郭嘉好了之后再去公司正式辞职,但既然你过来了,我还是先说一声。”荀彧的目光重又落回郭嘉身上,“他有抑郁症,只是一直瞒着我们,这次之后,我想带他去国外休养。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曹操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语言苍白且艰涩,便没多说,只点点头,算是应了。

荀彧向他致歉,他说道:“很抱歉,没办法陪你到最后了。”

曹操笑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在大魏上,你已经帮我太多了。”

曹操说完后,便跟荀彧告辞。他知道郭嘉下午就会醒,可是他想等明天再来看他。

荀彧点点头,也没有再留他,顺手把手里剥好的橘子递了一个曹操。

曹操低头看了一眼橘子,橘子不大,果肉丰满,被拔去经络,干干净净地躺在荀彧的手心里。曹操笑了一下,说道:“我不爱吃橘子,你又忘啦?”

荀彧抱歉似的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

曹操道了别,走到门边,又回转来看了一眼。温煦的日光下,青竹的倒影错落在荀彧的身上。他仍端正坐在病床前,将目光一动不动地放在郭嘉安静的睡颜上,等待着他的苏醒。

曹操看了一会,然后转过身,慢慢地离开了。



后记

终于写完啦

上次我说想要在2016年的圣诞节写完,然后事实证明我活在梦里(不)

这其实是我这个lof号里唯一完结的连载吧(x)

这篇本来是脑洞扩写,名字和结局都是一早定的,Meaningless,无意义的。因为主线想按着历史梗,从张绣和贾诩一起经营,到宛城打败曹昂,被收编进大魏,再到后来和郭嘉一起死于远征。但是写到后来,舍不得让他们BE,所以就加了HE的番外(不要打我

虽然剧情不够丰富,文笔也乱七八糟,但这篇文我写得非常开心,里面有很多满足个人趣味的梗www

贪心地想要评论,和我私聊也行啦

评论(27)
热度(8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