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快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OL会上线
好想玩啊!!!!

宣告复活
最近都是些什么神仙日子

【双荀】一炉香

坑了很久的双荀,重发。大纲想好很久了,因为懒所以一直没动笔,写完发现其实字数也不多……

还债,数了一下大概还有两个坑,希望早日填完。


---/


在凄怆悲凉的哀声中,荀适跪在灵堂前,想起他那个叔祖父的音容笑貌。

他那时尚还记得,人们尊称他的叔祖父为荀令君。到了后来,叔祖父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去,他们又把这个尊称给了他的父亲。

那一日在灵堂上,父亲对他说:他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荀家,你不必担心。

父亲是沉稳的人,惯常不爱说话。那日跟他说起这些,是看出了他心里的动摇。

阴冷的灵堂里,渐渐众人都散去了,父亲却是留得最久的那一个。但父亲并没有...

【陈群/荀彧】两小





荀彧很少在自家见到年纪相仿的同辈。
陈群是第一个。
那时候荀彧站在长辈们身后,心内有稚童的羞怯,却还要故作持重。
但他最终还是走上去前,拉了陈群的手,问他:你叫什么?
陈群看了他一眼,眼神毫无怯意,脆生生答道:
陈群。
我叫陈群。

后来,荀家与陈家来往渐多,一时还被传为佳话。
-长文尚小,载着车中。
-文若亦小,坐着膝前。
荀彧与陈群的情谊,应是从小便有。

及长,天下大乱,诸侯割据。
汝颍世家子弟, 纷纷寻所凭依。
自荀彧跟了曹氏,颍川世家渐渐依附而来。
等到陈群也来时,已经是建安三年的事了。
在许都的年月里,殿上阶前,陈群始终与他离得不太远也不太近。
中间要不是隔了荀攸,便是隔了郭嘉。
陈群与他很少像幼时一样独处了。

再到后...

对不起
真的
没有
贺文

日常
嫌弃
自己


因为有个小可爱在去年的中秋贺文下评论问今年有没有,我的良心突然痛了一下……

看了贾诩的谋定天下限定皮肤,好想写九尾狐贾诩和白狼张绣o(≧v≦)o
至于荀彧的谋定天下皮肤,真的一万个槽想吐,还好我退杀了,就当作没看到好了:)

咸鱼了一周,不想填坑,放个脑洞凑数
cp:郭荀、曹荀
---/
我和荀彧just友情,友情懂吗?
郭嘉强调着这句话,眼尾的余光落在不远处的荀彧身上。
然而荀彧正专心致志喝着咖啡打着论文,根本没往这边看。
曹操双手交叠在下巴颏上,是这样啊,那我……
你不准追他!
郭嘉压低了声音警告曹操。
卧槽你跟他没关系,还不让我追,没这么霸道的吧。曹操叩着桌子痛心道,美人啊,长得这么好看的我只看过他一个,你让我再上哪找去?
郭嘉把杯子里融了一半的冰淇淋一口气吸干,擦擦嘴不屑道:我还不知道你?祸害了这么多人,张绣他表姐的事儿屁股擦干净了吗?别吃着碗里的还看着别人家锅里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这张嘴真是……
郭嘉正要反驳,一只修长有力的...

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358大侄子转正了
张绣也要进国战权包,大概这个月20号能看到人设
啊活着真好

【策荀】江东有猛虎(七至八|完结)

*架空拉郎邪教

*童话风(

*HE完结

*最近对填坑上瘾,一篇一篇来别急……

---/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在孙策的梦境里,他是性如烈火的少年将军。

而荀彧荀文若,是江对岸的侍中尚书令。

他们从来只曾闻名,不曾相见。隔着迢迢一江水,一在南,一在北。

而当孙策终于决定要跨越这条横亘的江水,挥兵北上之时,他死了。


孙策从梦中惊醒,漂亮的虎目直愣愣地望住天幕,一身大汗淋漓。

他不知这是梦,还是前世,还是后世。

“荀彧!”他从草地上跃起,叫着荀彧的名字,声音自河畔远远地传出去,惊起一滩飞鸟。

孙策左右寻不见荀彧,便重又化为虎身,意图...

【郭荀】年少不识愁

*小甜饼

*现代paro

*Meaningless番外,大概十年前,郭荀的大学时代

@何处行云 很久以前(对不起orz)gn点的番外~

---/


“嘭!”


郭嘉抱着一袋零食撞开门。


荀彧被小吓了一跳,手一抖,手里的酸奶盖没撕好。


“我跟你说,你知道我今天遇见个什么事儿吗?”郭嘉把零食往床上一放,拉过一张椅子坐到荀彧边上就开始哭诉,“大二那个系花,超级漂亮那个,今天主动约我出去。我以为这事儿成了,结果原来是想要你的联系方式,没把我气得……”


荀彧面无表情地拿小勺刮着酸奶盖上的酸奶,说了两个字:“正常。”


“哇荀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1/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