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4)

四千字,绝对良心,毕竟今天520,也算是个节日(。)

没有贺文,就用更新代替好了,爱你们么么啾。


然后为了不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放个文前预警强调一下:

*本文cp是绣诩,郭荀。不逆。

*郭荀狗血虐走向,慎入。


---/

最后一期真人秀播完了,出乎张绣意料的是,原本应该铺天盖地的绯闻和舆论突然都不见了声息,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强行压制下去,只掀起了一点微小的水花。

张绣很诧异,但他也没有多问,因为转眼就到了大魏聚会的那一天。

大魏的这次聚会主要是为了庆祝《宛城》的正式播映,参与聚会的人员自然大部分都是《宛城》剧组的人员。惯例不怎么参与这种场合的荀彧,作为《宛城》的导演,竟也破例过来露了个脸。荀彧都来了,郭嘉自然也在。

张绣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人,郭嘉就没离开过荀彧身边方圆二十公分,周围的人想是想冲上去巴结难得录一次面的荀彧,但是谁又敢那么不长眼色地招惹郭嘉,于是便都慢慢散去了。

郭嘉和荀彧在大厅里转了一圈,荀彧放下手里一口没动过的香槟酒。

“有点奇怪。”荀彧看了郭嘉一眼,“没人来敬我酒。”

郭嘉扑哧一声笑了,他咳嗽两声,继续说道:“说明今晚大家比较放松,没把您当领导。”

荀彧竟点点头,“今天这种日子,大家这样放松玩玩,也是好的。”

郭嘉实在忍不住了,他也把手里的空酒杯往桌上一放,“荀总不是我说你,您这样说话,真的显老,得有五六十了吧啊。”

荀彧说不过他,也就没搭理他,低头拿果叉叉了块小西瓜放进嘴里。

郭嘉盯着他看了一阵,从嘴唇看到下颌,再到因下咽而滚动的喉结。郭嘉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他拿过荀彧手里捏着的果叉,也叉了块西瓜放进嘴里。

他看了一眼荀彧,顺手又叉起一块喂他。

荀彧侧着脸,看似不经意地避过去了,很快他又抬起脸温和笑道:“好了,领导也巡视完了,该走了,你们慢慢玩。”临走前,他始终还是交待了一句,“少喝一点。你要注意身体。”

郭嘉一直是看着荀彧的,他脸上笑意一分未减,把叉子扔回果盘里,说出来的话却变了语气,由煦暖春风,转作了冬月坚冰,“你凭什么管我,荀文若。”

最后一个字说下来,已是冷到刻骨钻心。

“是,我没资格管你。”荀彧原已转过身去,此时又回过头来,用那一双始终透亮的眼直直地盯住郭嘉,他说道:“算我求你,郭嘉。”

 

最近关于炒cp的那些事时不时就会占据张绣的脑海,而且张绣原以为能够在聚会上见到贾诩,结果贾诩却并没有来。因此张绣有些烦心,又有些失望,于是便比平时多喝了一些,喝得脸颊酡红酡红。

郭嘉反倒在这时过来慰问他了。张绣一看,荀彧已经走了,而郭嘉手里牵着一个女明星,她刚刚走红不久,说得上是新晋小花,张绣也认识,便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大厅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经昏暗下来,某些角落里甚至传来一些暧昧的声响。

纸迷金醉的娱乐圈里,再光鲜的聚会也会变成一场荒诞的纵欲,只要它是不见光的。一切如常,大魏不例外,而张绣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只是他始终无法彻底融入娱乐圈的这些氛围。他就像一块暗夜里的白石,独他被月色照耀着泛出光来,直截了当的格格不入。

郭嘉凑过来闻了闻他身上的酒味,还真有些担心,“喝这么多啊,你怎么回去?”

郭嘉想了想,没等他说话,便接着道:“看你也不像会有人来特意接的,我觉得……”

张绣努力想打断他,“我、我有、先生……”

郭嘉笑道:“别、别想你先生了,他要是肯劳动自己开车过来这儿接你,我郭嘉俩字儿倒过来写。再说了,我也不见你舍得劳烦他大半夜跑来……”郭嘉说着,东张西望地找了一会儿,“你在这等着,我待会去叫人把房卡给你送过来,你今晚就歇在这儿。”

张绣想了一会,点点头同意了。郭嘉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张绣的头,“乖。”

郭嘉很快找到相关负责人,略说了一两句,便拿了两张房卡,一张叫人给张绣送去,另一张自己拿了。

新晋小花看着,喜笑颜开,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郭嘉身上。

郭嘉微微一笑,问她:“开心?”

她踮脚附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之后柔声道:“能跟郭嘉上床,当然开心。”

 

“洗澡吗?”进了房后,新晋小花问道。

“你先去。”郭嘉说着,松了松领带,然后脱下了外套。

“啪嗒”新晋小花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随着声音的源头向下望去,瞬间脸色煞白。

她努力地想要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神色如常地继续微笑。而郭嘉却一副并没在意的样子,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他只是俯下身捡起了那个装着两枚白色药片的透明小盒,把手里的外套扔到一旁,便往床上躺去。

她也不敢去看此时把玩着药盒的郭嘉究竟是怎样一副神情,只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慢慢脱下身上那袭黑色的露背长裙,准备去浴室洗澡。

郭嘉抬眼看她一眼,说道:“不用了。”

新晋小花顿住了手里的动作,室内的空气一度凝结。

郭嘉很快打破这几乎冻结的气氛,他率先开口道:“不是你想的那种药。但是,今天还是算了。”郭嘉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助理跟着来了吗?能送你回去?或者我叫人帮你另外开过一个房间?”

“不用了。”新晋小花知道此时应该说什么,可是她到底有些憋不住,她利索地穿上衣服,拿好了包。

郭嘉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声音平和舒缓,“今晚是我不好。今晚之后该给你的都会给你,只要你懂事。要是说出去了,我倒是无所谓,荀总和曹总会怎么样你总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了。”不知是不是空调开得太低的缘故,新晋小花觉得有些冷,她裸露的肌肤上起了密密麻麻一层鸡皮疙瘩。她不再停留,快速地离开了房间。

郭嘉放下手机,慢慢地坐起身来,他随手拿了一瓶水,看了看手里的药片,然后直接将它们倒入了口中。

药片的包衣在舌尖溶解,一层黏连的涩味。

郭嘉打开瓶盖,仰头喝水。水珠顺着嘴角下颌一直流下来,最终汇成胸前心上冰凉的一滩水渍。

 

张绣等了好一阵子,终于拿到了那张房卡。

他拿着房卡上了电梯,找到房卡上标示的房间。刷卡进房之后,他却在这间原该无人的房间里闻到一股幽幽的烟味。

激动的情绪几乎在胸腔里炸开,“先生?!”

话刚说出口,张绣便觉得不对。他熟悉贾诩惯抽的烟,绝对不是这种气味。他向前走了两步,看到坐在落地灯旁抽烟的姜幽。

姜幽闲闲地抬起眼看着他,“晚上好啊。”

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张绣立时往后退去。手已经摸到了门把,可他咬咬牙,又走了回来。

“你想干什么?”他实在是想弄清楚今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想去相信先生会把他推到这样一种境地。先生,这两个字一在脑海中出现,张绣的心上便一阵钝痛。他难过,可他更加恐惧,所以他必须直面这一切。

“我想干什么?”姜幽笑了,她摇摇头,“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他们想要我们干什么。”

姜幽站起身,性感的吊带睡衣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身形。

“如果你不愿意,咱们就在这屋子里呆一夜,什么也不干。”姜幽一步一步走过去,双手水蛇一般滑上张绣的侧腰,“如果你愿意的话……想干什么都可以。”

张绣并没有避开姜幽攀上自己身躯的双手,反而他握住姜幽的双肩,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努力压抑下声线的颤抖,他问她:“他们是谁?是贾诩吗?”

姜幽的双手继续在张绣的身上游走,她的声音轻飘飘地拂到张绣耳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气,“如果不是他不让炒作继续发酵,我们也不至于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出新闻……”

“你说什么?!”张绣的情绪由震惊迅速转向喜出望外,他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先生并不是这一切的推手,而恰恰是他阻止了他和姜幽的cp炒作。

张绣的眼眸弯成一双月牙,里面漏出清澈的星光来。

姜幽愣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这样。

张绣轻轻把姜幽的双手从自己身上拉开了。

姜幽明白了张绣的意思,也没有过多的表示,便坐下来,侧头又点起了一根烟。

张绣带了些歉意说道:“姜小姐,我有喜欢的人了。”

姜幽看张绣这样,觉得怪不自在的,她抖抖烟灰,“行了。本来这种事儿,也就是逢场作戏,最多图个爽快。我之前都说了,如果你不愿意,咱们就在这屋子呆一晚上,什么也不干。”

张绣道:“我不是指这件事。我是说,炒cp这件事。很抱歉,我不能跟你继续这样,不单是我不愿意,我先、我经纪人也不愿意。”

听了这话,姜幽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厉。

张绣继续道:“所以我今晚不能跟你一起待在这儿弄出新闻,不管这是谁的安排,我得走。”

姜幽坐在床上,想了想,她抬头问他,“我们都是大魏的新人,真人秀一起上了,《宛城》也马上要开播,这时候炒cp可以迅速提升热度,百利而无一害,连公司那边都是支持的。双赢的事儿,为什么不愿意?”

张绣摇摇头:“我不愿意,对不起。”

姜幽将烟头狠狠在床沿摁灭,再抬起头来时,眼眶已经微红,“是,你无欲无求,不想上位,你高洁。可是我想啊。张绣,”姜幽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么好的命。你挤下了曹昂,拿下宛城的男主,大魏非但没有报复你,还把你收入麾下。你知道我为了进大魏,都做了些什么吗?你还有那么好的经纪人,他护着你,而我的经纪人,为了换资源,巴不得我天天去卖。说实话,我很羡慕你,可是我不能像你这样。我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我必须得到我该得的东西。”

张绣看了看姜幽,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裸露在外的冰凉肌肤骤然被温暖的外套所包裹,姜幽下意识地拢住了外套不让它从肩头滑落下去。

张绣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道:“在我跟你认识的这段时间里,我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命运不会舍得亏待你,你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他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你有其他地方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来帮你。只是今晚的事,我实在不能帮你。”

张绣说着,歉意地看了她一眼,便向门边走去。

“等等!”一直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姜幽忽然出声叫住了他,“别出去,外面已经安排好了记者。”

张绣退了回来,挠挠头道谢:“谢谢你的提醒。”

“可是你现在没法走了。”姜幽道,“太晚了。”

“我从那边走好了。”张绣看了一阵,锁定了房间自带的露台。

“你疯了?!”姜幽一脸不可置信。

张绣已经走到露台上,他往下看了一眼,这里最多不过两层楼高,底下是柔软的草地,四处无人。

“我没疯。”张绣对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小白牙,“我以前是校篮球队的。”

张绣说完,手一撑,翻过了露台上的白色栏杆。

姜幽紧走两步,也来到露台的边缘,双手扒着栏杆向下望去,只见张绣翻过了露台,线条分明的两条胳膊攀着栏杆的底部,将自己的身体往侧边更低处的露台甩去,几次跳跃之后,张绣终于平稳地落在了草地之上,姿势漂亮而熟练,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站在楼下,像一个年轻而鲜明的高中生那样,朝着露台上的她帅气地挥了挥手,然后便步伐轻快地走入夜色之中再不回头。

姜幽仍然在窗台上看着他,即使他的身影已然掩没于夜色之中。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刻,她就那样突然被他拉回了她的中学时光,她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女学生的时候,仿佛这些年的苟且都不曾存在过。

情愫突然像藤蔓一样在心里疯长起来,带着甜蜜与刺痛。然而就在它们即将占据她的心的时候,姜幽抬手捂住心口,制止住了它们。

因为她突然明白过来。他那样步伐轻快地走入夜色之中,是要去见他最心爱的人。

---/


评论(12)
热度(59)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