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郭荀】桃花下酒(下|七)

是真的更新,就是有点短,望见谅

---/

郭嘉着一身半旧不新衣裳,从颍川到了许都。
下得马来,一身旧衣上尽是仆仆风尘。他也浑不在意,掸掸衣裳下摆,转过身来,便见着了荀彧。
他似乎已等待他多时,站在一棵业已凋萎的桃花树下,站在许都灰蓝的暮色里。
郭嘉将马缰交与仆从,紧走几步。待看得清楚荀彧的容颜之后,步子又慢下来。
独居颍川的郭嘉,每揽镜自照,都自觉容颜要比几年前更见得深邃成熟。他本以为荀彧也是如此,直到此时亲眼见着了他,他才发觉荀彧与几年前并无两样。
他像刻意避开了岁月一样在等着他。就好像他们之间,并不曾失去那样长久的光阴。
郭嘉不知为何,自心底生出了些欢喜。
他觉得,他似乎没那么怪他了。
他只是盯着他看。眼神之凶狠,像一只饿极了的幼兽。
荀彧却似乎并未注意到郭嘉的眼神,他微垂着眸,面上仍是一派平静从容。随着郭嘉的走近,他眼中弯起一泓温和笑意。
他道:“奉孝,多年未见,你可安好?”
郭嘉在他跟前停下了脚步,没有上前去携住他的手。
暮风从西北之地吹来,吹过许地的枯林与阡陌,似乎将郭嘉两颗灼灼的眸子都吹凉了些。郭嘉弯眸颔首,笑道:“我好,我好得很。”

见天色沉了,荀彧不再停留,亲自引了郭嘉去见曹操。
他站在屋外,对郭嘉道:“主公知你爱饮酒,望与把酒相谈。”接着又道,“彧便不进去了。”
郭嘉挑眉看了荀彧一眼,亦不多言,掀开门帘便进了屋。
屋内只曹操一人。听见动静,曹操自桌案后向郭嘉望了过来。曹操脸上笑意亲切,只一双眼时不时带出些凛然的威压。

郭嘉也笑,道了句“见过明公”以致意,便施施然走了过去。他撩了撩半旧的袍子,在桌案前坐下,拿起案上布好的酒爵便要向曹操讨酒喝。
曹操笑了笑,道:“不急。咱们边聊边喝。”

郭嘉记不得那天他和曹操都聊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的酒实在好喝。
往后许多年,他每向曹操讨,曹操都再拿不出像那天那样好喝的酒给他。
郭嘉怪曹操小气,道他用好酒诓他留下,却只给他喝过一回。
曹操却道,这酒他也只喝过一回。
郭嘉不信。
曹操道,是真的,文若送的。他只送过一回,你来许都的那一回。




评论(8)
热度(10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