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3)

更起文来如同疯狗(不是

---/

真人秀的最后一期开播之前,一个话题突然登上了微博热搜。

【#绣幽终发大糖#】

配图是姜幽俯身捏着一颗樱桃,而张绣乖乖张开口,任其喂食的画面。

Cp粉蓄力已久,仿佛约好了在这一天集中爆发出来一样,疯狂地转发评论。

 ‘最后一期终于发糖了啊啊啊啊啊我要上天’

‘暗戳戳萌绣幽萌了好久,这是终于盖章了吗??[二哈]’

‘被这两人甜到了!谁也别拦我,我要站绣幽!!!’

‘我就知道绣球心里是有小幽的,看两人的眼神不要太明显好吗?大庭广众收敛一点啊喂[doge]’

 ‘刚查了一下发现两人在暑假要上的《宛城》里也是一对诶,有售后的安利我先吃为敬,绣幽请继续,不要停!’

 

贾诩最近依然很忙,并没怎么关注张绣真人秀的情况,直到今天他看到了那条热门微博。

贾诩感到有些奇怪。

他打开微信,想了想,还是转而打了个电话过去。

“先生!”张绣几乎是立刻按下了接听。

“阿绣,最近你那边怎么样……”贾诩询问着张绣的近况,同时告诉他他之前拍摄的那部小成本电影已经顺利上映,票房一般,但是口碑还不错。

张绣和他一问一答,话语间也没有提及到别的人。

贾诩顿了顿,话锋一转,委婉问道:“你觉得,姜幽这个女孩怎么样?”

张绣捏着手机,原本因接到贾诩的电话而欢呼雀跃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平静得他仿佛能够听见,自己胸腔里心脏在一下一下跳动的声响。

像被突然塞进了一团棉花似的,他的喉咙堵得厉害,声音也发着哑,“挺好的。”他说。

贾诩似乎并没有听出他的异常,只是随口回了一句,“是吗?”然后便又换了一个话题,“《宛城》马上要播了,过几天大魏会举办一个聚会,你得去,知道吗?”

张绣其实很烦大魏动不动就要聚会,但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贾诩在交待完那天的注意事项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沉思了一会,马上又唤醒手机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喂荀攸吗?你有没有姜幽经纪人的联系方式?我有事找他。”

 

张绣在那一天,也同样看到了他和姜幽的热搜。

微博上无数的消息通知向他涌来,比平日多了几倍还多,烦得他直接卸载了微博、

张绣的心情十分复杂,他只不过是最后妥协了一次,同意了节目组喂水果的安排,马上就被炒成了这样。

他想着最后一期节目正式播出之后,肯定还要再上一次热搜,不免更加心烦意乱。

他瞅了一眼四肢摊开趴在垫子上晒太阳的文和,叹着气把他一把抱起。

文和挥舞着前爪抗议。

张绣揉揉它的头毛,“陪我去散散心吧,好吗?”

文和看了他一会,终于放下了前爪,眯着眼趴在了他的怀里。

张绣给文和套上遛猫绳,文和也难得地没有抗拒。

 

下了楼之后,刚拐过一个弯,张绣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张绣想是想装作没看见,然而郭嘉已经看见他了。

张绣想,先生跟他说的很多圈里人,他这么多天怎么就见着了一个郭嘉。

“好久不见啊绣球。”郭嘉走过来,盯着文和猫看了两眼,又扶了扶他小脸上那副巨大的墨镜,“哟,你这猫……看上去挺瘆人啊。”

文和猫不为所动,甚至理都不想搭理他。

张绣想了想还是要讲礼貌,便跟郭嘉打了个招呼,“郭老师好。”

郭嘉一哆嗦,“行了你还是叫我郭嘉吧,在剧组的时候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客气。”

张绣“哦”了一声,又问道:“你为啥在小区里也戴墨镜?”

“别提了。”郭嘉摆摆手,“上次我正在小区里遛狗呢,一个stalker跑过来跟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幸好那时候我后边还跟着两助理,才没被污了清白……”

张绣盯着郭嘉看,发现郭嘉不愧是影帝出身,在说“清白”两字的时候愣是脸也没红,舌头也不打结。

郭嘉说完,又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近了张绣,问道:“喂,你去我家玩不?”

“你、你想干嘛?”张绣警惕地后退了两步,想了想又把文和猫也抱起来搂进了怀里,随时准备撒腿就跑。

“嗨我又没想着要污你清白。”郭嘉乐了,墨镜下半张小脸笑得直颤,“就算我真要找人陪床,也不找你这个类型的啊,在床上我得多累啊我……”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张绣捂住文和的耳朵,忙不迭打断了郭嘉接下来的话。

“我说真的。”郭嘉严肃地收起了笑容,“你去不去我家……打游戏?”

 

“来来来,上来!”郭嘉热情地招呼着他。

张绣跟着郭嘉上了二楼。

郭嘉的房子比他的房子要大上许多,落地窗前密密实实地拉着厚重的窗帘。

郭嘉打量了两眼张绣,自言自语道:“你应该没问题吧,不是女人,我们也不做什么……”

郭嘉边说边走过去把窗帘拉开,让薄暮时分的光线照射进来。

张绣把文和放到沙发上,用靠垫和毯子替它布置了一个暖和舒适的小窝,让它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

“喝酒不?”

“不喝。”

“哎,就啤酒。”

“也不要。”

郭嘉一脸扫兴地抱着几罐啤酒回来,踢了张绣一脚,“冰箱里有榨好的果汁,自己去拿。”

文和猫睁开半眯的眼睛,给了郭嘉一爪子。

“哟,你这猫还挺护短。”郭嘉险险避开文和的攻击,新奇地看了一眼文和猫。

文和猫凉凉地瞥他一眼,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

“郭嘉你有没有文化,那叫护主,护主知道吗?”张绣的声音从厨房远远地传过来,“哎你们家有没有猫粮,我得给文和喂一点,它估计饿了。”

郭嘉在地毯上坐好,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文和猫一眼,“我觉得,这主仆关系还是挺明显的。”

“喵。”文和猫表示了认同,然后便继续趴回窝里不再理他们了。

 

当张绣看到郭嘉对着屏幕一脸喝了假酒一般的兴奋的时候,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本来他觉得郭嘉在他心目中的人设已经崩无可崩,但没想到还能再崩一点。

明明长着那么风流秀气的一张脸,打起游戏来贼凶,激动了还喜欢开语音骂人。

‘哎哎哎那个输出,你自己看看你的伤害,会不会打啊不会换个……’

‘卧槽奶!奶呢!快奶我一口,我要死了!’

聊天框里默默飘过两行字。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感觉跟我家电视里正在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

“卧槽郭嘉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张绣都快要受不了了。

“冷静不了,电子竞技没有冷静。”郭嘉转过头来,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张绣看。

张绣抱紧趴到了他怀里的文和,“你又想干嘛?”

郭嘉眨着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冲他一笑,“嘿嘿,你玩个奶呗。我受不了那傻逼奶了。”

张绣直直地看着郭嘉的眼睛,完全不为所动,“我不,凭什么,就不玩奶。”

郭嘉骂了一句,又道:“明天我就叫人把你雪藏了。”

“那你藏吧。”张绣百毒不侵,就要玩输出。

“你倒是不在意,可你先生在意啊。”郭嘉轻飘飘一句。

“太卑鄙了。”张绣怒道,“我待会就打电话给先生,他自有办法。”

郭嘉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硬来,贾诩要是知道了,没准添油加醋告到荀彧那里,他也不好过。

“你就陪我玩一局。”郭嘉揽过张绣的肩,“我把我家旁边那栋房子送给你好不好,反正也是我买的。”

张绣心道,跟你住隔壁了以后不是要天天过来陪你打游戏?

“那再加一辆车?”郭嘉拍拍张绣的肩,笑得亲和而无害,“你这不是还没买车呢吗?”

“还是不行?”郭嘉捏着下颌,“那我仔细想想……”

“行行行,别想了,开始了。”张绣说着切了个奶,“不就一局游戏吗?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了?”郭嘉赶紧抓起手柄,盯着屏幕目放精光,“唉我这种天皇巨星的寂寞你又怎么会懂呢。”

 

‘走走走,绣球快跟我去切后方。’

‘我去都特么打我一个,要不要脸了,快快快奶我一口绣球!’

张绣觉得,当郭嘉的绑定奶真是他干过的最辛苦的活,难怪郭嘉开口就要送房送车。

幸好终于赢了一局,郭嘉哈哈大笑,“我跟你说这局MVP要不是我开天辟地宇宙嘉,我……”

话音骤顿,屏幕上显示的MVP还真不是郭嘉的ID‘开天辟地宇宙嘉’,而是张绣的ID‘先生养的小绣球’。

“怎么可能?”郭嘉悲愤地灌了一口啤酒,“你只不过是个奶。”

“奶怎么了,奶要是玩得好照样日天日地。”

“好吧好吧。”郭嘉冷静了一会,“再来一局?”

“不来了文和要睡觉了。”张绣轻轻抱起已经睡着的文和。

郭嘉放下手柄站起身送他,“那我明天叫人开车带你去办手续?”

“什么手续?”张绣反应过来,“你还真送啊?我跟你说认真的,你要送了下回我不跟你玩了。这特么玩起来压力巨大,我还不如去接戏呢。”

郭嘉轻轻一笑,“我都说过了的事儿,要是反悔了多不好意思啊。这次你先拿着,下回我就不送了。”

张绣严肃道:“郭嘉你好歹是个拿过影帝的,算得上文化人了吧,怎么开口就房啊车的,这么庸俗呢,跟个土财主似的。”

郭嘉嘿嘿一笑,“哎呀人嘛,其实都庸俗,房子和车好歹硬通货吧,你难道还想要点软的?我可告诉你,软的可只有我自己……”

张绣再次捂住了文和的耳朵,“不听不听郭嘉念经,文和我们快走。”

“晚安小绣球。”郭嘉站在门口冲他摆摆手。

张绣回头看了郭嘉一眼,也朝他摆摆手,“早点睡吧。”

夜风中,郭嘉独自一人站在门口,身后偌大一栋房子灯火通明。他慢慢地走回去了。


---/

话唠时间:

我就想把Meaningless的脑洞快点写完,不然它时时刻刻都在折磨我

今天六点多就醒了,感觉绣球在我脑子里跳,快更文快更文……

然后写文的时候,感觉自己在疯狂虚区着脑洞,连遣词造句都没有很在意了,完全是在为情节服务,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啊_(:зゝ∠)_不过完结之后, 要是强迫症发作了,可能会再修一遍

说实话我自己都有点怕我明天一个懒癌发作就又消失了,所以尽可能在能写的时候多写一点

更新就是这么不规律……

感谢你们还愿意理我愿意写评论跟我讨论剧情,比心抱紧

评论(16)
热度(4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