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2)

---/

张绣醒来之后一阵慌乱,“几点了几点了?”

看到时间之后他绝望地安静了一瞬,然后哀伤地望向贾诩,“先生我可能毕不了业了,你不要嫌弃我……”

贾诩平淡道:“我已经帮你写完发给导师了。”

张绣感动得痛哭流涕,抱着贾诩就嚎,“哇先生,我欠你太多了,我要是不以身相许,天都看不过去……”

“那倒是不用了。”贾诩想推开他,结果发现死活推不开,他想了想,垂眸摸了摸张绣的额发,“只有一个要求,以后一个人住,照顾好自己,知道了吗?”

张绣突然不嚎了,只是沉默着点点头。

“人之一世,何其多艰。”贾诩声线渺远,意指不明,不知在谈论着哪一个时代,哪些人的哪些事情,“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会明白。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要一直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

张绣张了张嘴,他最终还是把那句话咽了回去,咽得胸腔一阵闷痛。“可我这一生也只有一件想要的事,那就是和你在一起。”

 

张绣搬家不久之后,贾诩替他接的那档真人秀也如约开拍了。

由于这家电视台惯来和大魏有合作,所以在常驻嘉宾的人选上,请了一个影视大咖撑场面,两个当红小花生拉流量,剩下的基本都是大魏的新人。

大魏家大业大,旗下资质上佳的新人也不少,很多新人为了能上这档由知名电视台主办黄金时间段播放的真人秀节目不惜撕破了脸抢破了头,最终确定下来能上节目的,要么后台硬,要么手段狠。

除了张绣之外,应该都不是什么吃素的。

贾诩禁不住都要开始怜惜他了,而张绣依然懵懂无知。

他在新家给贾诩打电话,“先生啊,我一个人无聊,养了只猫,你有空过来看看嘛。”

贾诩是真没空,但他想了想,还是推掉了一些工作,挑了个周末过去看看张绣,和他的猫。

张绣住的公寓并没有很大,但他一个人住,还是显得空旷。

贾诩并不是第一次来,张绣围着印着小狐狸的围裙出来给他开门,然后又呼哧呼哧地回到厨房接着做饭。

贾诩倚在门边看着忙碌的张绣,“先说好了,你做的饭我可不吃。”

“先生!”张绣看上去非常委屈,“自从搬到这里以后,我的厨艺真的进步了不少。说起来还是要怪这小区,送外卖的可难进了……”

“少吃点外卖也好。”贾诩扔下这么一句,也不管他饭到底做得怎么样,转身就出去了。

 

贾诩一从厨房出来,就看到有只猫躲在暗处,正静悄悄地往这边看来。

一人一猫四目相对,那猫故作镇定地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踱回去趴在了自己的垫子上。

张绣端菜出来,看到贾诩正盯着他的猫看,便对贾诩介绍道:“先生这就是我养的猫了,它叫文和。”

不知道为什么,贾诩觉得这名字怎么听怎么别扭,但他也没说出来。他看了看张绣,张绣似乎很喜欢这猫,贾诩便想着就算出于礼貌,也该称赞这猫几句。

可他搜肠刮肚半天,也没想出来有什么可夸的。

那猫倒是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你这猫……挺、挺……挺阴郁啊。”贾诩最终还是顺从自己的内心,说出了真实的想法。

“文和看上去是有些不理人,但它其实是很好的。”张绣从口袋掏出一只小鱼干,递到它面前,“喏,你最爱吃的。”

文和看都不看他一眼,扭过头继续趴在毯子上。

张绣继续把鱼干凑过去,文和被逼急了差点呲了他一爪子。

“行行行,我不烦你了,给你放这儿了。”张绣把小鱼干恭恭敬敬在它面前摆好,趁它不注意揉了它一把,然后迅速遁走。

文和愤怒地喵了一声,但也懒得继续跟张绣计较,用眼神警告了他一会儿之后,才慢悠悠叼起小鱼干,嚼吧嚼吧咽下去了。

贾诩喝着茶旁观了整场喂猫记,觉得张绣活得真是不容易。

他拍拍张绣的肩,安慰他,“没事。”他嘴角含着一丝笑,看了一眼那猫,又说道:“这么凶残阴郁的猫,我估计也只有你能这么对它好。别看它对你这样,心里肯定是喜欢上你了。”

那猫似乎听懂了似的,又往贾诩这边瞥了一眼。

贾诩觉得,这猫肯定听懂了,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绝对在骂他。

 

贾诩走后,张绣打开电视,挑了一集文和爱看的军事纪录片讨好它。

文和心情好,就任由张绣把它抱在怀里,一人一猫盖着狐狸毯子窝在沙发上。

“今天你见过先生了,先生特别好,对吧?”张绣替文和一下一下地顺着毛。

文和懒洋洋地回应着他,“喵……”这人坏到骨子里了。

“我就知道你也会喜欢他的。”张绣说完,下巴抵在猫头上,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先生能搬来一起住……”

文和冷淡地回了一声,“喵。”不是我泼你凉水,你还是做梦比较快,真的。

“你说的对!”刚刚还处在忧郁之中的张绣突然满怀希望,“我不能辜负先生对我的期望,我要认真工作,先生看我出息了肯定高兴,先生一高兴,说不定会答应我的对吧?再不济也能搬到我隔壁啊……”

文和猫被张绣搂着滚来滚去,“……”快放开我你个智障。

 

真人秀正式开拍之后,每一期基本上都会上演一番明争暗斗。

反正大家基本上都是新人,没有什么包袱,也不用像已经成名的明星一样维持着表面的和气,于是都卯着劲夺眼球博出位,要撕就敞开了撕,成王败寇,不是一举成名,就是被踩到地心。每个人的欲望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欢声笑语和剧情环节只不过是一层薄到几近透明的纱幔,只要微微用力,便能彻底掀开,看到主办方所慷慨展示给你的,鲜花着锦之下真实的娱乐圈。利益纵横,虚伪残酷。

不光是新人,就连那两个正当红的小花和小生,有时也会耐不住寂寞,自降咖位下场开撕,毕竟是黄金时段收视率最高的真人秀,热度不要白不要,第二天再出通稿洗白一下就是了。

对于这档真人秀中的激烈竞争,每个人都参与方式都有所不同,有些人是明着怼,有些人是暗着撕。完完全全没有参与进去的,只有资源在手超脱于外的那个大咖和懵懵懂懂游离于外的张绣。

在有任务的时候,张绣凭着身材和运动细胞出出力,闲的时候,张绣基本上被抢掉了所有镜头,陪着前辈一起吃瓜看戏。

节目组对此表示佩服,在这么一档真人秀里,张绣耿直的表现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一股清流,简直可以说是敌台派来砸场子的。

但是人是自己要来的,还是在被贾诩一阵忽悠之后花了大价钱要来的,赌的就是《宛城》播出之后张绣的大爆,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剪辑和后期对着张绣那少得可怜的几个镜头开始了疯狂魔改,拼了老命给他塑造耿直傻白甜人设,并强制要求摄像在下一期多捕捉一些张绣的镜头。

节目组在之前不是没有想过在节目中营造一些耿直傻白甜人设,但在和新人的经纪人沟通之后,往往会被拒绝。

因为这一形象容易塑造,也容易吸粉,但风险很大,观众一旦明白过来,舆论会反噬得厉害。

但贾诩认为张绣并不会有这样的后果,他大手一挥,说你们可劲造吧。

 

事实果然如贾诩所料,张绣的人设卖得很成功,也没有不良的后果。

张绣凭借这档真人秀中傻白甜的人设,吸了一批亲妈粉,然而更多的粉,是既吃他人设,又吃他身材好颜值高的女友粉。

还有一小撮粉,是最让张绣觉得莫名其妙的,她们是他和另一个新人姜幽的cp粉。

姜幽也是大魏想捧的新人之一,追溯起他们两人的渊源,那就是姜幽也出演过《宛城》,虽然戏份不多,但演的是张绣的初恋。《宛城》对于主角感情线的着墨不多,荀彧亦十分尊重原著,张绣和姜幽在剧里连手都没牵过一次。

这也能扯上关系?张绣很纳闷,然而他更纳闷的是,真人秀似乎在有意无意地增加他们两人的同框和互动,甚至做出让他们两人单独去完成一次任务的安排。

和张绣不同的是,姜幽并不曾抵触过节目组的安排,甚至在张绣抗议了一次过于暧昧的互动之后,姜幽都无动于衷。

“姜小姐,我并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张绣在事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让姜幽陷入了一个难堪的境地,所以特意过来道歉。

“没关系。”姜幽倚在门边,闲闲地吐出一个烟圈,“你也不要太在意了,炒cp嘛,谁还不要经历几次?”

“是节目组炒cp?”张绣很少直接接触这样的暗中操作,他想了一会,才想起来问,“那公司同意了吗?”

姜幽勾起红唇,笑了一下,“我说你是真挺后知后觉的,经纪人都同意了的事儿,你还不知道。”她说着,试图去捏张绣的脸,“看来你不是卖萌,是真的萌。”

张绣仍然处在愣怔之中,但还是反射性地避开了姜幽朝他伸过来的水晶指甲。

姜幽也不在意,她将手里的烟在门柱上摁灭,转身回了房间,“你也早点回去睡吧,啊。”

 

张绣躺在床上,双眼盯着惨白的手机屏幕。

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把手机反扣在了枕边,终于还是没有拨出那个号码。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他也知道自己怕的不是贾诩同意让他炒cp,而是贾诩会以过于轻松随意的语调,向他承认这件事情。

但凡是贾诩想让他做的事情,他都心甘情愿去做。但贾诩这次并没有事先把事情告诉他,这让他觉得,贾诩可能跟其他所有人一样,将他和女艺人炒cp认为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不太能接受的了。

人总是贪心,得到的越多,想求得的也越多,更为致命的是,他们接受不了得而复失。


---/

评论(24)
热度(3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