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0)

这段主郭荀

写娱乐圈paro终于写到拍戏了,突然兴奋.jpg


---/

可是直到《宛城》开机,贾诩也还是没有忙完那阵子。

张绣作为主角,需要整天整天地待在片场。贾诩经常会来探班,但是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先是会看看剧拍得怎么样了,然后找来张绣被他抱着蹭两下,最后就是跟荀彧交流一下工作上的事情,顺便要荀彧多照顾照顾张绣。

贾诩走了之后,荀彧若有所思地看了两眼张绣,然后悄悄地问郭嘉:“我最近总有种错觉,老是觉得贾诩是不是寄养了一只大型犬在我这……”

郭嘉看看贾诩走后就把尾巴收了回去的张绣,对荀彧说:“不是错觉,是真的。”

 

说是让荀彧照顾张绣,但荀彧要管着片场大大小小的事务,一时也照顾不过来,便把这个差事交给了郭嘉。郭嘉戏份不算太多,除了拍戏,其他时候都挺闲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其他通告都推了,跟荀彧张绣一起住在了片场,美其名曰要专心拍荀导的戏。

荀彧想能专心拍戏也挺好,毕竟《宛城》这么大的投资,也不差他那点通告费,就随他去了。

 

郭嘉在片场住得挺舒坦的,身边两个助理,要干嘛都有人伺候着。唯一有点烦恼的就是荀彧在片场的时候身边老是围着一大帮人,他起得晚点就挤不进去了,只好站在外边干看着他们讨论,看了两眼觉得无聊,就只能去找张绣玩了。

贾诩也交待过张绣,让他多跟着郭嘉练练演技。说别看他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演技确实不错,夸一句‘鬼才’也不过分,那些影帝啊奖杯啊可不只是评委们冲着大魏的面子才给的。

张绣心里其实是很佩服郭嘉的演技的。他曾经看过郭嘉的电影。郭嘉在里面演一个苦难深重,神情阴鸷的天才,如果不是曾有过艰难坎坷的人生经历,很难演得出来那种阴郁的感觉。一开始的时候,业内很不看好郭嘉来演这个男主角,因为谁都知道,郭嘉一生顺风顺水,自出道以来,曹总惯着,荀总宠着,哪里经受过什么风浪,遭受过什么不堪。连那部电影的导演都认为,像郭嘉这样的人,是没办法将一个受尽磨难的天才给演好的。

但是最后荀彧代表大魏去跟导演谈判,力排众议让郭嘉来演这个角色。郭嘉偏偏真的就演出来了,还凭着那部电影一举夺得了某次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奖项。那是郭嘉的第一个国际奖项,在颁奖礼上,他当着所有记者媒体的面,说要把奖杯送给荀彧。荀彧那个时候还在大魏加着班,知道消息之后连夜打了个电话过去把郭嘉骂了一顿。

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郭嘉的演技逐渐被业内所认可,开始有人说他是天生鬼才,自有老天爷赏饭吃。郭嘉的各大奖项也是越拿越多,多到曹操都有些担心,还特意找来荀彧说,要不要让郭嘉歇两年,年纪太轻就荣誉加身不是什么好事,老一辈人说过,年纪小压不住,便容易夭折。

荀彧听了挺惊讶的,说你怎么也开始信这些了?

曹操摸摸鼻子,年纪大了嘛。

 

荀彧自己是不信这些的,但还是把曹操的建议跟郭嘉说了,问他要不要休息两年。

郭嘉认真地看了荀彧两眼,说不用了。我要是夭折,也不是因为这个。

“那因为什么?”

“因为你不爱我呀。”郭嘉笑着说完,又一下变了脸色,“哎,你别,你别生气啊。别走,我错了,荀彧!文若若!”

 

郭嘉虽然咖大,但是并不端着,和张绣一来二去很快就混熟了。没事可干的时候,郭嘉就找张绣闲聊。

有一次说起往事。郭嘉说他和荀彧很早就认识了,后来荀彧考上了电影学院,他也跟着去了。不过荀彧是导演系,他是表演系。那时他大一,荀彧大四,他们住了一年的同宿舍。

说到这里郭嘉顿了顿,手里兴高采烈的比划停了下来,飞扬的眉眼也沉寂了些许,他说,然后荀彧就毕业了,而他出国交换了两年,回来之后直接进了曹操和荀彧创办的大魏公司。

那之后的事情,他不说,张绣也有所耳闻。

不外是一朝好风起,直上九重天。

曹操和荀彧,都是人才中的人才。他们要在娱乐圈捧红一个人轻而易举,更别说郭嘉本身就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绝佳资质。再加上那时正值西凉集团树倒猢狲散,国内影视圈一片凋零,于是郭嘉横空出世,一夜成名。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出道至今仍然长盛不衰。

如果说张绣是贾诩的奇迹,那么郭嘉就是大魏的奇迹。他们之间,说不清到底是谁造就了谁。

 

荀彧的助理来找郭嘉的时候,郭嘉正翘着二郎腿歪在椅子上,闲聊的对象已经从张绣转移到了给张绣上妆的化妆师。

“小姑娘,我们剧组,你最喜欢谁呀?”

化妆师红着脸看了郭嘉一眼,没说话。

张绣就纳闷,冲着郭嘉这坐没坐相二流子似的姿势,脸怎么红得起来的。荀彧要是见着他这么自毁形象,说不定会气得叫人把他给揍一顿。

“说吧说吧,这没外人。”郭嘉大概觉得有戏,冲张绣笑着扬了扬下巴,继续问道。

化妆师小姑娘声如蚊讷:“其实吧……我最喜欢荀导。”

郭嘉不仅没失望,反而一拍大腿:“嘿,巧了。我也最喜欢荀导。”

张绣习以为常地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化妆师小姑娘已经激动得不能自已,手里的眉笔直往张绣眼睛里戳。

“咳咳。”荀彧的助理终于忍不住用一阵做作的咳嗽声打断了三人,顺便拯救了一下差点永远告别光明的张绣。

“外面下雪了,荀导说,趁着天在下雪,待会直接拍您的最后一场戏,让您准备一下。”助理冲着郭嘉彬彬有礼地说道。

“好的,没问题。”郭嘉对小姑娘眨了眨眼睛,顺手捏了一把张绣的脸,然后坐到化妆间的另一侧,等待助理把专用的造型师叫来给他上妆。

 

郭嘉在剧里演的是萧寒,第一季的最终BOSS。

萧寒本是天界散仙,一生放纵不羁,却被天界的另一方势力派到下界来阻挠主角。下界见过莫凌云之后,萧寒对莫凌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看看他成长之后会是什么模样,便与他约定,每日来教他仙法武功,一边帮助他,一边刺探他的底细。

在与主角莫凌云决战之前,萧寒与莫凌云一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直到后来,萧寒与莫凌云不可避免地在宛城的王庭决战,最终死在了莫凌云的长枪之下。

萧寒天命风流,惊才绝艳,可惜还是被卷入了宿命的洪流,亡于这一场乱世博弈,命归轮回。

萧寒的最后一场戏,是在他即将死去之前,站在空旷的王庭等待来接引他魂魄的天界使者。

天界来的人是深爱他的雪山神女。雪山神女沉静而美丽,裹挟着漫天风雪自神山下界,赤着足一步一步地走到他跟前,来引他的魂魄重入轮回。

 

演雪山神女的是个年轻女演员,刚出道不久,经验也不多,是被某家投资方好说歹说塞进组的。荀彧起先是不同意的,但经过荀攸的劝说,又看她外形还算符合人设,演技也还不错,最后还是同意了她来演这个角色。

但真正到了和郭嘉拍对手戏的时候,女演员还是有些放不开,演技也没有同是新人的张绣那么浑然天成,演不出剧情所需要她表现出来的那种神女藏在云淡风轻之下的悲痛欲绝。

NG了好几次之后,荀彧让副导演过去给她说戏。副导演说了半天,妹子还是过不了关,急得都快哭了,副导演也快哭了,不得不求助荀彧。荀彧看了一眼穿着戏服在冰天雪地里站了半天冻得直吸鼻涕的郭嘉,对副导演说,那我来吧。

荀彧跟妹子说完一遍戏之后,让人摆好机位,自己亲身上阵给她演示了一遍。

后来那个片段被守在机位前的另一个副导演偷偷存了下来,那是荀彧唯一真正上镜的片段。

在镜头里,他一步一步地走上丹陛,和郭嘉相对站在雪中,远处有朱檐斗拱,铁马铮铮,大片大片的白雪从铅灰色的天空中掉落下来。

郭嘉裹着白裘,身上被长枪穿了一个血色的大洞。他穿着黑色的大衣,风雪加身,像隔了一世再次站到郭嘉跟前。

“你来接我了?”郭嘉笑道,鲜血自唇齿间迸出来,顺着嘴角流下,在雪地上蔓出一朵殷红的花。

荀彧低头看了看那片狼藉的血迹,又看了看郭嘉。他的脸上仍旧无悲无喜,只是走到郭嘉身前把他轻轻抱住,触到郭嘉身体的那一瞬间,他眼中的深情与悲痛几要倾绝山河。

“是,我来接你了。”

他说着,缓缓闭上了双眼,把刚才在那一瞬间里迸发出的所有情感都尽数收拢回黑暗。

玉台陛阶之上,二人相拥而立。霜雪满头,恍然白首。

 

这段被副导演私自存下来的镜头,在后来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值得珍藏回味的光影之一。镜头里的两个人,各有各的倾倒众生,放在一起,却是天生的般配。

 

荀彧放开了手,腰却被郭嘉一把揽住。他低声叫他,嗓音低沉暧昧,“文若。”

荀彧侧身挡住腰侧,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一言不发地走下了丹陛。

郭嘉的嘴角勾起一抹无所谓的笑意,他向沉浸在方才的表演里还没回过神来的女演员招招手,“过来拍戏了,我都快冷死啦。”



评论(13)
热度(68)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