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9)

《宛城》本身的故事很长,但是主线却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一个少年受命于天,为了解救黑暗统治之下的苍生,反抗当时大陆上最大霸主的故事,说起来俗套,但是整个故事充满了无法解脱的宿命感,所有人的命运都早已注定,主角从少年到成熟,一生翻天覆地的抗争不过是天界的一场博弈,所有的一切只是在棋盘之上无尽轮回,他们是棋子,且无法解脱。

 

据内部消息说,大魏一开始是准备将《宛城》拍成电影,但是考虑到时间的跨度以及一些精彩的支线无法砍掉,最终还是决定拍成电视剧,并由荀彧来亲自操刀。

荀彧接手之后,大刀阔斧地把《宛城》改成了季播剧,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极为追求质量,几乎帧帧都要当成电影来拍,经费烧得财务部的主管每天脸都是黑的。但是荀彧当着导演坐镇片场,没人敢上去提一个钱字儿,曹操也不当回事,就说让他使劲造吧。

于是只剩下荀攸一个人每天看着预算表,脸也是黑的。想荀彧导剧每次都把公司事务让他代管也就算了,还不把钱当钱。虽说这部剧噱头十足,很多家电视台和网络平台都抛来了橄榄枝,愿意出高价买剧,但是仅凭大魏一家投资拍剧,资金上还是有些独木难支,毕竟大魏不是只有《宛城》这一部剧在拍。所以后来,大魏也不得不吸收了一些其他投资方的资金。

但无论怎样,这剧总算是在这年的冬天到来之前正式开机了。

 

张绣在开机之前,被贾诩要求读完了整部《宛城》的原著,张绣看完之后长舒一口气,说,先生,除了语文课本,我真没看过这么多字的书。

贾诩憋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吐出一口气,继续温和地问他:“你看完书之后,有什么感觉吗?”

张绣挠挠头,道:“我觉得男主角,就是那个莫凌云啊,还挺帅的。还有,那个萧寒和先生你有点像。”

“这就是你感想?”贾诩忍不住还是白了他一眼。

“还有一种感觉我说不出来……”张绣比划着,“就是心里有一种感觉,他们都挺惨的。虽然每个人都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但一切似乎都早已注定了。比如莫凌云,莫凌云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终于打败了上天要他打败的那个人。可是我觉得那个时候,他没有很开心。他的师父,敌人,都不在了,他也再也无法接近他喜欢的人。他成为了上天要他成为的那个英雄,受了封赏,被供奉在高高在上的灵殿。可是我觉得,他始终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地回忆起最初在宛城的那段时光,那时他一无所有,整天和朋友一起飞鹰走马,不思进取,却在心里偷偷藏着一个喜欢的人,还有个神秘的师父,说第二天要来教他武功……”张绣说着,突然莫名地叹了口气,又道:“可能这就是作者给这本书取名叫《宛城》的原因吧。”

贾诩看了他好一阵,才终于笑了,“你这不是说的挺好的嘛。要是荀彧来问你人物理解,你就这么跟他说。要是说什么帅啊像啊什么的,荀彧虽然当场不会说什么,但可能回去就叫人把你给扔出片场了。”

“可是先生,我真觉得你和萧寒有点像。你看,都很聪明,心也狠,手又黑,可惜死得有点早……最后这点你可不能像他。”

张绣裹着被子坐着沙发上,一本正经地板着手指给贾诩数他们的相似点。

贾诩不是很乐意,“说谁心狠手黑呢,有你这么说大实话的吗?”低头喝了口茶,暖热的液体自喉口一直滑进胃部,贾诩望着落地窗外铅灰色的天空想了想,又说:“至于最后一点,以前有个姓左的神棍给我算过,说我这人命可能一般吧,但就是活得长。活到最后所有人都死了,我也不会死。这么一想,命确实挺一般的。”

张绣愣愣地看着贾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贾诩就已经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装订好的印刷纸扔在张绣面前,转开了话题:“这是你的剧本,《宛城》马上开机了,你快些把它读完。”

张绣接过剧本,又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贾诩,“先生你今天还要出门?外面挺冷的,要不别出去了。”

“我要工作。”贾诩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大衣。黑色的大衣穿在身上,让他看上去冷漠而瘦削。

张绣“嗷呜”一声,裹着被子委屈地倒在沙发上。

贾诩临要出门,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张绣用白色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棉花糖,黑色的发丝在逆光下染上了一些温暖的棕色,看上去毛绒绒的,让人很想去伸手摸一摸。

贾诩深黑的眼睛里难得地多了些温柔的神色,“刚接手大魏的工作,等忙过这阵子就好了。你在家里要乖乖读剧本,等我回家。”


---/

一写绣诩就忍不住对着文档傻笑,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但是就是很开心啊,希望看到这篇文章你也一样开心。

这阵子有些忙,今天难得有空,没有犯懒,更文了╰(*°▽°*)╯

然后今天可能会二更,不过二更主要是讲郭荀的事

对了,《宛城》的主角名本来不想取的但是没办法,只能麻烦你们多记几个名字了_(:зゝ∠)_希望主角名起得不尴尬……

评论(12)
热度(3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