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8)

---/

在郭嘉走后,大魏的宴席没有持续多久便散了场。

张绣其实没喝多少,来专门敬他酒的人不多,大多数人的目光还是落在了贾诩的身上,或好奇,或刺探。

西凉集团末期的风云人物沉寂多年之后再次出山,还搞了一个大新闻,狠狠一巴掌打在大魏脸上。这必然是会引来众人探究的。

贾诩也坦然大方,从容不迫地应对着各路试探敲打的言辞,酒一杯杯下肚,话却始终说得滴水不漏。那些人渐渐觉得无趣,就也放弃了从贾诩这里挖出些什么秘辛的想法。

临走前,荀彧问要不要找人送他们回去,被贾诩谢绝了。

 

贾诩走到地下车库,拉开车门,却没有坐进驾驶室。他撑在车门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把车钥匙扔给了张绣。

“你来开车。”

“先生你……”

“我需要休息。”贾诩拉开另一侧的车门坐了进去。

“可是我驾照才拿了不久,而且还是酒驾……先生,我怕翻车。”张绣捏着车钥匙,有点忧虑。

“别废话了,我要是能开还会让你开么?”贾诩怒视他一眼。

张绣就着昏暗的灯光,看见贾诩故作自然的脸上浮现出的十分不自然的红晕。张绣脸上一热喉咙一干,连忙听话地拿着钥匙坐了进去。

 

前方的汽车尾灯拖出一道道金色的流光。

张绣把车开得很稳,贾诩方才那股不适感也消退了许多。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张绣说道:“我都忘了恭喜你了。今天晚上这个饭局不算,明天我带你去吃一顿好的。你想吃什么?”

“应该是我请先生吃饭才对,本来今晚就想请你去吃个饭的但是……”张绣回想起方才在酒桌上众人闪烁的言辞,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便问道:“先生,大魏为什么请我们吃饭啊?还来了那么多人。”

“签约毕竟算得上是一件大事。曹操想表示一下对我们的看重吧。”贾诩半合着眼,手肘支在车窗上。

张绣手一抖,车轮不知道碾到了什么,车身微微震了一下。

“什么签约?”

“大魏签了你,还有我。说起来,明天白天还得去他们总公司办一下手续。”贾诩看上去非常的困倦,仿佛一不小心便会睡过去,所以他也就没有注意到,张绣在这段对话过后,沉默了整整一路。

 

张绣和贾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屋里没亮灯,黑漆漆的一片。

贾诩喝得实在有点多了。当时在酒桌上除了客套应酬,他还真心实意地跟曹操荀彧等人喝了几杯算是叙旧。毕竟他们早年相识,互相的手腕计较,也都熟悉。曾经你来我往,算是情分。

走过玄关的时候,贾诩禁不住脚下一个踉跄,张绣及时伸手扶住,手心的暖热透过衬衫的布料炙到他的腰。

贾诩低低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轻轻挣出他的手,走到落地窗前,习惯性地点起一根烟。

张绣却仍待在玄关不动,黑暗掩住了他的眉眼,他沉声说道:“先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签大魏。”

“当初那么多人支持我,是因为他们不想让大魏的人拿这个角色,他们不想让资本操纵他们本来的喜好。我如果签了大魏,那我不就背叛了他们吗?”

“你错了。”贾诩虽然还有些醉意,但是仍然冷静地分析道:“更多的人支持你,是因为你代表了他们的希望。让他们觉得,一个出身平凡,一无所有的人,也能够打败强横的资本,站到荣耀的顶峰,被命运之神所眷顾。即使这希望是虚幻的。你觉得过程是公平的吗?不是。你觉得你平凡吗?你错了。人们都喜欢追逐幻象,你签了大魏,并没有背叛他们,反倒加深了这一幻象。出身直播平台,通过海选接到大魏的大IP新剧,大魏不计前嫌,反而签你为旗下艺人,让你在娱乐圈就此平步青云。你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奇迹,也开启了一种新的可能。”

贾诩一口气说了太多话,他抖落指间烟灰,看向仍在玄关一言不发的张绣,“进了大魏,你才能真正出道,你才能红。这世上人人挤破了脑袋,哪个不想红?”

可是张绣一梗脖子,“我不想出道,我不想红。”

他走到贾诩身前,低头看着他,一双眼干净透亮,带着些微潮湿。

“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贾诩抬头看着张绣干净的眼睛,觉得自己仿佛跟他隔了很远很远,像抬头看一颗遥远的星辰。

张绣的头发像初初相见时那样干燥而温暖,让他很想伸手过去摸一摸。

可是他没有。

他只是慢慢地对他说了一句,“傻孩子。”

没有叹惋,也没有语重心长,只是平平淡淡的三个字,连语调都没有丝毫起伏。

 

贾诩一个人在客厅抽着烟。他已经毫无困意。

他没有想到签约大魏这件事情遇到的最大阻力会来自于张绣。他甚至为了应对网络上可能到来的批评和攻击而提前买好了水军。

但是张绣并不愿意去大魏。

贾诩明白,大魏更想签的是他,而非张绣。但是张绣是他一手培养出的奇迹,他需要把他带在身边。

这事儿真他妈的烦。贾诩用他那已经因为酒精和疲累而变得迟钝的大脑这样想着。

 

当贾诩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张绣正好从房间出来。

他红着眼睛,黑着眼圈,看上去便是一夜未睡的模样。

他慢慢地走到贾诩跟前,脸上有着莫名的悲伤,和他多年前唱歌时的神情相似。

他说先生,咱们去吧。只要你觉得好就好。我只要你好。

 

贾诩看了他很久,第一次伸出手去摸了摸张绣的头,那触感和想象中一样柔软密实,一丝温暖从掌心一直传达到心底。

贾诩说:“好。”

 从张绣海选以来,到现在和大魏签约,贾诩一直打着的是张绣的名义。他在帮他红,为他好。

贾诩在心里问了自己,如果这一路走来他没有丝毫好处,如果他自己不想和大魏合作,他还会毫无保留地帮着张绣吗?

他知道,他不会。他做不到。

可是张绣可以,他对他毫无保留,他只要他好。

 




“贾诩为什么又主动提出要当张绣的经纪人,他不是再也不当经纪人了么?”荀攸看着新打印出来的文件,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当这个经纪人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拖累。”

“我怎么知道。”荀彧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年轻人的面容,却并未深想。继续拿着笔在纸上唰唰地签着名字。“《宛城》开拍的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还是要麻烦你多替我处理一些了。”

“是。”荀攸有些无奈地看着荀彧桌上那些文件,“荀大导演。”


评论(15)
热度(4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