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Meaningless(5)

今天二更,吼不吼啊?


---/

贾诩放下手里的茶盏,一脸严肃地看着张绣。

他想问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词汇。但是一想到张绣天天都得被直播间那群迷妹围绕着,耳濡目染,有些事也就想得通了。

贾诩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切换了一个页面,“给你看个东西。”

贾诩转移了话题,张绣也不纠缠,乖乖看向贾诩切出来的那个网页。

【海选!年度第一大IP《宛城》男主究竟花落谁家?】

张绣看了眼标题,顿觉不解,心道这跟我有啥关系。

贾诩瞥他一眼,点了点网页上的某行小字。

[各大直播平台亦可提名合适人选参与角逐]

张绣惊讶地睁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贾诩,“先、先生你不会是想让我……”

贾诩缓慢而郑重地点了点头,以示这件事的毋庸置疑,他说:“你知道我让人把这行小字加进去费了多大的力气?当然董白也帮了不少忙,你有机会得谢谢人家。”

张绣迟疑,“可是小白那天说帮我进娱乐圈,您不是回绝了她吗?”

贾诩俯下身,一双极深黑的眸子里竟透出丝丝流转的精光。

“这两种进法,不一样。”

张绣并未回避贾诩的眼睛,他坦然直视那几缕精光。虽然他看不透其后的奥秘,但他相信贾诩,愿意按照他说的去做。

言听计从,是他如今唯一可以给贾诩的。

“好吧。”张绣说。

 

《宛城》的男主选拔紧锣密鼓地展开。刚毕业的小鲜肉、选秀小明星、郁郁不得志的十八线开外,都一股脑地蜂拥而上。

在那段时间里,你争我夺的宫心计戏码每天层出不穷,《宛城》男主海选这六个字天天占据微博热搜的榜首。

贾诩说了,这是《宛城》的投资方兼制作方大魏集团想搞噱头炒热度。

“年度第一大IP都摆出来了,还要搞男主海选,也不知道大魏想这剧怎么个爆法,爆完了一口气吃得下么?”

贾诩难得出口嘲讽,一嘲讽就刻薄得很。但是嘲讽归嘲讽,贾诩还是一转身就忙着打电话给张绣牵线去了。

张绣捏了捏怀里抱着的绣球玩偶,专心地开了直播给自己拉票。

直播平台这一块其实不用怎么操心。张绣所在的摸鱼直播作为国内第一大直播平台,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毫不费力地帮张绣弄掉了其他同样从直播平台出身的人选。

但是直播平台毕竟只跟娱乐圈擦着些边边角角,之后和那些小明星小网红竞争的路还是只能靠张绣自己走。不过这也让张绣在一开始就避开了那些腥风血雨。毕竟大家都不认为最后的男主人选会是直播出身,微博上小网红小明星们自己撕得热火朝天,张绣作为直播这一块的种子选手,窝在自己的直播间乐得安详。

所以当后来张绣的票数终于挤进前十的时候,无数人惊掉了眼眶。一时间张绣这个名字冲上了微博热搜,人人都在问张绣是谁,人人都想挖他的料。

直播间涌进大批大批围观群众,张绣忙着应付,一天下来又累又饿,头晕眼花。

张绣趴到沙发上,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先生。”

贾诩看他一眼,摸了摸他的头当做奖赏鼓励,“给你叫了外卖了。”

张绣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握到怀里抱住。

贾诩猝不及防,冰凉的手指被张绣暖热的胸膛一灼,竟也迟疑了一会没有马上抽出来。

“今天来直播间看你的人,大部分表示了路转粉。”贾诩低头刷着微博,又加了一句,“海选的新规则也出来了,前十分成两组,每组选出一个进入决赛。”

“嗯。”张绣应了一声。其实他也没想过自己能进入前十,虽然他每天都有听贾诩的话好好坐着直播拉票,但是这些票数背后,还有贾诩和其他许许多多他不知道也看不见的人的努力。

就连摸鱼直播的负责人也特意找到他,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绣球啊,娱乐圈的事情我们帮不了多少,但是财力支持这方面呢,该给你的帮助也会给你,总之你是直播这一块仅存的一根独苗了,好好干吧。”

贾诩对摸鱼直播的这个承诺很满意,毕竟之后的拉投票、找水军,哪个都需要砸钱,财力支持当然是越多越好。

但是张绣在感激过后,却隐隐地觉得沉重。

直播平台最后的独苗。一将功成万骨枯。


评论(5)
热度(36)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