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Meaningless(4)


---/

‘言总你到底是汉子还是妹子啊⁄(⁄ ⁄•⁄ω⁄•⁄⁄)⁄’

‘你猜’

张绣盯着那句‘你猜’看了一阵,又转头看了看一脸淡定喝茶的贾大爷,再次打了个寒战。

贾诩偶尔会敲敲笔电,在直播间闲聊一两句,一般都是撩完就跑,留下一堆迷妹尽情脑补。

‘言总肯定是绣球女朋友!’

‘我猜是男的,站定绣羽一百年不动摇’

‘前面的绣羽党等等我!’

张绣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其实我也是绣羽党,但是你们言总特意交代不让我说出来……

张绣直播间的人气越来越高。不仅关注人数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礼物排行榜上也是龙盘虎踞。

直播间开到第二周,张绣就有了自己的专属礼物,就叫绣球,10元一个。排行榜第一的ID‘小白姑娘’,一送就是哗啦啦几百个绣球。第二、第三也不甘示弱。为了抢礼物排行榜第一这个位置,直播间往往礼物与烟花横飞,弹幕多得看不清。而言小羽这个ID已经完成了抛砖引玉的任务,早早告别了礼物排行榜,退隐江湖。

月末张绣一查银行卡,卡里静静躺着十万块。

张绣长出一口气,然后热泪盈眶,他一辈子第一次自己赚到这么多钱。他一哽咽,瞬间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向贾诩奉上银行卡,“给。工资卡。”

贾诩看也不看,一把打掉他的手,“发什么傻?卡你自己留着。按合同上写的来,我每月抽百分之五十。”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这个月的我已经抽掉了,这十万块是剩下的百分之五十。”

“那这个月我赚到了二十万?”张绣一脸unbelievable。

“是的。”贾诩点点头,“傻是傻了点,脸不错,易调教。”

 

随着人气的不断上涨,贾诩让张绣开了粉丝群,又开了微博,每次直播平台有什么人气投票,大堆粉丝一拥而上,砸票的气势让直播平台的工作组都吓了一跳。

不过三个月,张绣已经成为摸鱼直播这一直播平台非游戏类人气第一的男主播,虽然在平台方的眼里,张绣的价值还比不上那些电竞起家的男主播,但是张绣凭着男色给摸鱼直播吸来源源不断的女粉,也算是近年来的头一份贡献,所以直播平台也愿意捧着他,不断增加他的曝光率,把张绣的照片贴在平台首页让他当一当平台的门面。

张绣就这样慢慢成了半个网红。会弹吉他会卖萌。

但既然红了,有了粉,自然也会有黑。网上有些言论连贾诩看了都忍不住在心里生气,张绣却都是看了就算,心特别大。

唯一让他纠结过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是当初他籍籍无名,还是他现在声名鹊起粉丝无数,都一直在他礼物排行榜上占据第一屹立不倒的小白姑娘给他发的一条私信,私信上说她下月回国,想约张绣一起吃个饭。

张绣纠结了半天,然后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问贾诩:“先生你说我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人家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不能陪人家吃个饭?”

张绣虽然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好吧,去就去。但是我真的不卖身……”

张绣给小白回了个‘好’字。

小白发了个很开心的表情过来,过了会又发了一句,“可以叫上言总也一起来吗⁄(⁄ ⁄•⁄ω⁄•⁄ ⁄)⁄”

张绣看了贾诩一眼,飞快回复,“可以,完全没问题。”

 

贾诩最后还是被张绣软磨硬泡给拉去了小白的宴席。

见了小白,两人都挺惊讶。小白看上去比张绣还小,长相清秀,像个学生,穿着一条款式简单做工却异常精细的小白裙,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偶尔闲聊两句,大部分时间都是小白一脸绯红地看看张绣,又看看贾诩,然后满意地吃两口饭。

吃完饭,小白压抑了一下内心的澎湃,开始说正事。细细弱弱的声音,听起来却让人很舒服,“是这样。我爷爷姓董,以前开过一家娱乐公司,后来公司倒了,我跟妈妈一起去了美国,但是国内很多业内人士,都还是记得我爷爷的,如果需要什么资源的话,我可以帮忙。”

张绣对这些娱乐圈的事情不太了解,倒是贾诩开了口,“你爷爷的公司,是西凉集团吗?我以前在董董事长手下做过事。”

“是,就是西凉集团。”小白又仔细看了两眼贾诩,“我以前怎么没见过您?”

贾诩也看了看董白,往事勾起眼底星点笑意,“见过的。不过那时候你还太小,不记得了。”

十年前,西凉集团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鼎盛时期可以称得上是黑白通吃,一手遮天,手下的艺人在娱乐圈内从来横着走,力捧的巨星天后貂蝉红出国际。只不过后来公司高层之间出了某些问题,一系列后续事件导致公司内部分裂,股价暴跌。最终西凉集团在六年前宣布了破产。西凉集团留下的大部分资源,在无数人红着眼争夺的情况下,大半竟然落到了当时还不是那么出名的曹操手里,苦心经营了几年之后,曹操的大魏集团已经取代西凉集团,成长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垄断了国内大部分的影视资源。

张绣不知道这么多,只记得以前隐隐约约是有过一个很牛逼的影视公司,小时候看的电视剧电影的片尾曲后面都会跟上一个西凉的字样。而贾诩居然在这家公司工作过,他是做什么工作呢,是艺人么?

张绣浮想联翩,忍不住在回去的路上问了贾诩这个问题。

“不是。我是做经纪人。“贾诩答道,然后不再多说。

张绣有些幽怨地去了之前兼职的酒吧。虽然现在每天都忙着直播,但是他偶尔也会去酒吧唱一两首歌。不过他今天去酒吧,主要是喝酒。一边喝一边在餐巾纸上歪歪斜斜地写,“先生真的不喜欢我呀,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他以前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他肯定觉得我傻,只会卖萌╭(╯^╰)╮”

“我现在也不敢说喜欢他,怕他把我从家里扔出去。”

“……”

酒保看了看喝得东倒西歪的张绣,不确定他有没有带够钱结账。想了一会,决定打电话给老板。

贾诩接了电话,不一会便赶了过来。

酒保恭恭敬敬递上布满字迹的餐巾纸,贾诩仔细辨认了一会儿,骂了句笨蛋,然后把餐巾纸收起来,拖着张绣就走。

酒保继续低头擦吧台,深藏功与名。

 

张绣直播的橙光游戏终于更新到最后一章。

‘啊啊啊啊终于攻到谋士了!’

‘绣球干得漂亮!’

‘不瞒你们说,我已经自动把谋士脑补成言总【doge】’

‘前面脑补言总的带我一个!’

“选什么好呢?”张绣看着屏幕上两个选项,苦思冥想。

一个是‘带兵征战’,一个是‘陪他留京’。

‘选陪他留京啊,等你打仗回来物是人非啊!’

‘肯定选带兵征战啊,大将军不为国效力会损失谋士的好感度啊!’

‘都这时候了要什么好感度!’

‘你们都一群键盘党,我去玩了游戏,我知道应该选……’

弹幕又开始吵成一团,张绣眨了眨眼,按照自己的内心走,选了第一个选项‘带兵征战’。

皇帝本来就顾忌将军与谋士之间的关系,他如果不应召出征,皇帝难免要疑心二人。只有他带兵征战边关,皇帝才不会为难留在京城的谋士。

只要他过得好,在不在一起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点下去之后,游戏闪过一幕烽火狼烟的CG,然后直接进入了第一个结局。

【生死茫茫】你应召征战边关,顺利打败敌人,可是边关环境险恶,你染上恶疾,不治而亡。你所深爱的那个人在你死后闭门谢客,孤独终老。你二人阴阳两隔,生死茫茫。

伴着一段极为悲情哀愁的BGM,张绣看着结局CG愣了半天,才喃喃着回过神来,“我去我怎么就死了呢?幸好我存了档……”

他刚要去读档,显示屏突然一黑。

‘怎么回事?突然黑屏了’

‘绣球呢?跑了吗?’

‘死了重来啊,不准跑!’

贾诩看了一眼趴在桌下找电源线的张绣,敲了几个字上去,‘他一激动,把电源线踹开了’

‘噗哈哈哈哈’

‘23333333绣球好可爱!’

‘等等,你们都没发现重点吗?言总在绣球家里啊!!!’

‘我去,真的,忽略了!’

‘卧槽,绣球和言总同居了吗?小白怎么办?’

‘一口大糖,幸福得昏古七’

‘小白是绣羽党好吗?前面的不清楚不要乱说’

‘绣羽党一本满足!!’

张绣拍拍手上的灰站起来,挠挠头,十分不好意思地对贾诩说:“先生,不好意思,电源线让我给弄断了。”

贾诩努力压下欲翻出天灵盖的白眼,他忍了又忍,最后挤出来五个字,“挺能耐啊你。”

张绣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大白牙,“还好啦。”

接着他凑到贾诩的笔电跟前,看黑屏之后直播间里的弹幕都说了些什么。

翻到最上面,张绣倒吸一口凉气。

“先生你卖腐真是卖得见缝插针出神入化啊。”

贾诩本来只是想陈述一下状况,倒也没想着卖腐,现在无心插柳柳成荫,贾诩也就点点头喝口茶,认下了张绣对他的褒奖,但是张绣接下来那句话,让他差点把喝下去的茶都喷了出来。

张绣说:“先生,既然卖腐都卖成这样了,那不如我们真基吧。”



---/

预警:

下一章大魏要出场,之后会加入新的CP,主要是郭荀。如果有不吃的很抱歉,是我没有提前说好。




评论(9)
热度(39)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