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Meaningless (3)

---/

'主播好帅呀'

'新主播吗?房间人气不高啊'

'我去,这主播好帅,我要叫我室友也来看了!'

直播间里飘过一行行弹幕,张绣有点不知道如何反应。他看了看坐在摄像头死角处的贾诩,贾诩往身前放了一台笔电,整个人窝在太师椅里跟个老大爷似的悠然品着一盏香茗。

笔电里当然是挂着张绣的直播间。张绣看着这场景,不知为何打了个寒战,赶紧坐直身子,好好跟直播间的观众朋友们唠嗑互动。

经过两个小时的唠嗑,直播间人数渐渐从个位数涨到了十位数,最后停留在了四十左右不动了。

贾诩在电脑桌上敲了敲手指,示意张绣可以关了。

张绣对着观众亲切可爱地说了一声再见,然后立马把直播间给关了,凑到贾大爷跟前听训。

“挺好的。”贾诩说了一句。

“啊?”张绣原以为自己吸引的人数太少了,贾诩会失望,没想到贾诩反而夸了他一句。

“直播平台各种直播间浩如烟海,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大主播,两小时凭这张脸吸到四十个人来看算不错了。”贾诩把电脑桌和笔电收了,直视着张绣的眼睛说道:“凭着这张脸,这声音,总有一天能吸引到路过的女土豪给你砸烟花,砸礼物,捧你在直播平台出名,只要有一个土豪愿意捧你,你差不多就红了。”

张绣有个室友喜欢看直播,他也耳濡目染了一点。多数时候是看游戏,少数时候是看美女,张绣自然也知道直播平台上常常会有土豪一掷千金,就为屏幕前女主播的几句撒娇,当然这几句撒娇之后还会不会有什么交易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贾诩让他走的是男版的女主播路线啊。

张绣联想到后续的一系列发展,不由得抓住身后的床单,楚楚可怜地说道:“贾先生,我真的只卖艺,不卖身。”

“你先搭上个女土豪,有个能卖身的机会再说吧。”银色的金属光芒一闪,贾诩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你平时直播的时候除了把你的脸放上去,总得干点别的什么,弹吉他可以,但不能老弹。你唠嗑不行,都是人家问一句你答一句。这样吧,明天玩点游戏看看。”

“玩什么游戏?”张绣问道,问完又弱弱地跟了一句,“我晕3D,不玩3D类的行不行……”他至今仍然记得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他作为一只血统高贵任人使唤的龙裔抓根宝,在天际省的雪漫城外,追着一只凶恶的龙,边射箭边吐的往事。

“嗯。不玩。你的目标人群是年轻女性。”贾诩眯着眼想了一会,然后下了定论,“玩橙光。”

“橙光是啥?”张绣想了一会,没想出来。

“明天你就知道了。”贾诩起身想回房间,又觉着不对,回过身对张绣说道:“你今晚回自己家睡觉。”

张绣举起手机给他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地铁要没了,我赶不上宿舍门禁。”

“打车。”

“现在的士司机拐卖大学生的太多了,男女都卖,丧心病狂。”

贾诩咬了下后槽牙,把手里的烟重重摁进烟灰缸,“学校在哪?我开车送你回去。”

张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谢谢先生了,我学校有点儿远,在大学城。”

“……”贾诩又掏出根烟来,点燃了深吸一口,“滚去宾馆。”

“认床。”张绣可怜巴巴。

“我家的床你他妈以前睡过?”贾诩忍无可忍。

张绣起身走到客厅,笑嘻嘻地扑向沙发,“您家这是沙发,不是床。我不认生。”

简洁雅致的布艺沙发被张绣的飞扑压得咯吱一声响,贾诩黑着脸走进自己主卧,“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贾诩抽完烟,静下心想了想,又反手把门“咔哒”一声锁上。

未雨绸缪。谁知道这小子晚上会不会来一出梦游。

 

其实贾诩想多了,张绣昨晚睡得特别安稳踏实,第二天早早就起来精神抖擞地开了直播。

贾诩洗漱完之后,穿了一件跟昨天款式稍稍有点不同的黑衬衫,一条略带休闲的黑色长裤,走到书房,倚在门边看着张绣。

张绣回头看他一眼,关上麦,转过身来很认真地跟贾诩讨论:“先生,我总觉得橙光这些游戏,好像不太适合我……”

贾诩难得地笑了,“就播这个,好好播吧。”

 

白天人比较少,张绣播了半天,休息了会,晚上又接着开播。

播了这么久橙光,直播间的关注人数增加到三位数,观看人数也小破了千,在直播间送礼物的人也越来越多,大部分的昵称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

‘啊绣球好可爱啊!prprprppr’

‘简直可爱到窒息好吗?我要不行了。’

‘2333333绣球为什么选谋士线不选王爷线啊?’

‘废话谋士比较受,绣球是攻,肯定选谋士线好吗?’

‘我觉得绣球是受诶……’

‘明明是攻!扮猪吃老虎的那种!’

‘……’

张绣看了一眼弹幕,发现竟然快吵起来了,还有妹子气势汹汹问他。

“绣球!你说你是攻还是受?”

张绣觉得虽然她们说的他大部分都听不懂,但是这个问题他还是可以回答一下的。

“我啊……”张绣挠挠头,特别羞涩,“当然是攻。”

坐在太师椅上细品香茗看直播的贾大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呛了一下,险些咳出声来。

贾诩看了一眼张绣,面不改色地把手里那盏茶一口气给喝光了。

 

张绣直播快结束的时候,有人给他炸了朵最高级的烟花。直播间的人数一下突破了六位数,并且还在蹭蹭的往上涨,弹幕也飞快地刷了起来。

‘抢烟花抢烟花!’

‘11111111111’’

‘咦新主播啊。’’

‘主播哪里人?玩什么游戏的?’

‘哎呀主播好帅呀,想嫁~’

‘主播约吗?’

……

抢烟花金币的,看热闹的。无数的人往直播间里涌来,张绣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谢谢人家。

“谢谢……言小羽的烟花,谢谢。”

烟花炸了,流光溢彩地炸了满屏,把张绣感动得稀里哗啦。

人群渐渐散去,直播间的关注人数却也猛涨了一波。张绣直播结束之后,念着直播间观众的名字说了好一阵晚安。这也是贾诩教他的。说亲和,吸粉。

张绣关了直播间,感动地凑到贾诩的太师椅跟前,说:“先生我终于吸引到土豪了,给我炸了那么大的一个烟花,明天说不定就送大把礼物,后天说不定就会要我微信了……但是我真的不卖身啊,我要卖也只卖给……”

贾诩面部抽搐两下,堵住他的话。

“那个给你炸烟花的人,是我。”

张绣正对着贾诩剖心剖肺,一下被全给堵了回去。

他回想了一下那个ID,“先生您取的这名字……挺、挺言情啊。”

“可男可女,可攻可受。进可楷模,退可卖腐。”贾诩面无表情,道破天机。

张绣“嗷”地一声抱住了贾诩的大腿,再次感动得稀里哗啦,“先生您为了我,宁愿顶着个这样的ID,忍辱负重,苦心积虑,高瞻远瞩,大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滚。”贾诩使劲想把腿抽出来,抽了半天没抽出来,他只好俯下身摸摸张绣的头,“乖,以后好好干就算报答我了。”

张绣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他一眼,使劲点点头,但还是没撒手。

贾诩也由得他去,把头靠回太师椅,说了一句,“下个目标,月入十万。”

“先生你真爱说笑话,嘻嘻。”

“没达到就从我家滚出去,别用宿舍门禁、设备不好什么的赖在这……”

“是!保证完成任务!”没等贾诩说完,张绣起身挺直小腰板,庄严地立了一个誓。


评论(5)
热度(46)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