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Meaningless(2)

双手奉上更新给凉粉太太@端木凉粉 ,顺便摸摸。


---/

贾诩把张绣拖进公寓,叭叽一声扔在了地上。

“唔……”张绣闷哼一声。贾诩没理他。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抬腿从张绣的躯体上跨了过去。

现在是凌晨五点半,贾诩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只要把眼睛闭上,就能够睡到天荒地老的程度。然而贾诩还是咬咬牙维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去冲了个澡。

等到贾诩洗完澡出来,张绣已经脑残志坚地从玄关爬到了沙发,脸朝下躺着,半条长腿还落在地上。

贾诩走过去,把张绣垂在地上的腿踢上沙发,顺手扯了一片毯子给他盖上。

透过额前被浴室水汽氤得湿软的刘海,贾诩看张绣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路边捡的流浪狗,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然而才活了三十年就几乎已经把人生都给琢磨透了的贾大爷在对着这只大型流浪狗的时候,一不小心忽略了‘这个世界或许会突然恶意地对待你’这一定律。而这份突然的恶意里包括:这个世界会让一个惯常没有良心的人在偶尔良心发现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而从此断了从善如流的念头。

“先生?”张绣迷迷糊糊地翻过来,沙发咯吱咯吱作响。他半眯着眼,一手摸索上贾诩的手腕,一手顺势揽上贾诩的后腰,把他拉了下来。

贾诩听见自己的脊椎骨发出“咔”的一声。贾诩皱了皱眉,算算年纪,他已经能称得上是中年人了,被这么折腾真的好吗?但是张绣还能更折腾。他攥着贾诩的手腕,另一只手紧紧箍住贾诩的后腰,用他带着热气的唇覆上贾诩的侧颈。

贾诩开始有点心慌,他用力挣了挣,发现自己根本没能耐挣开正青春年少血气方刚还自带一身匀称肌肉的张绣。

张绣轻轻在贾诩的侧颈上咬了一口,然后偏过身,就势把贾诩压在了身下。他的手探索进贾诩的上衣下摆,在他赤裸的身体上游走。

贾诩被压着陷进沙发里,某个硬邦邦的物体正顶在他的腰间。他生无可恋地看着天花板想,要不就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男人。虽然在下面的人是自己这件事想来是有点吃亏,但好歹自己身上的男人还是年轻力壮,腰窄腿长的,说不定活儿不错呢。

然而贾诩转念又一想,妈的还是不行。他在那仁至义尽了半天,结果被玩屁股的人反而是自己,这一点让贾诩很是不能接受。况且他跟张绣刚签了合同,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想来都膈应得慌。

贾诩下定了决心之后,果然暂时战胜了困倦和疲累,趁着张绣放开他的手腕开始解他裤子的时候,对着张绣的侧脸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特别狠,张绣的头整个儿朝着另一侧歪了过去。张绣顿了顿,慢慢地又把头转了回来,一双明显喝高了的眸子微微泛红,他用手攥住贾诩打他的那只手,低低地叫了一声,“先生……”

贾诩没搭腔,另一只手及时地在张绣的太阳穴上补了一拳。张绣嗷呜一声倒在了贾诩的身上。

贾诩冷静地把他挪开,一边整理着上衣,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而站起来之后,贾诩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似乎还被张绣撩得起了点反应。他啧了一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冰水一饮而下。

 

失策,昨天一整天都是失策。

贾诩穿着一件干净的黑衬衣,坐在餐桌边眼神幽深地喝着一杯青梅汁。还是大意了,他想。他心里甚至有那么点后悔签了张绣。毕竟这世上不好找的是三条腿的蛤蟆,两条腿还带着张好脸的男人还是容易找的,只不过价钱可能没有这么低就是了。

“先生❤~”

张绣醒了,揉着头从沙发上坐起来,十分开心地叫了一声贾诩,朝他露出一口大白牙。

贾诩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张绣整个人沐浴在夕阳里。暮光柔化了他的轮廓,替他镀上一层圣辉,让他像一位西洋油画里的公国王子,承载了善良、正直、希望等一切美好到虚假的特质。

这又让贾诩觉得,张绣还是挺值几个钱的。就这么放过了实在有点不合适。

 

“昨天晚上咱们喝的是不是假酒啊?”张绣从沙发里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总感觉被人揍过,头特别疼。”

贾诩面不改色地和已经失去昨晚记忆的张绣对视,“你想多了。不是假酒。是你酒量差。”说到后来有点咬牙切齿,“以后少喝点。”

“噢。”张绣乖乖地应了一声,然后想了想又问道:“现在几点了呀先生?”

“下午五点四十分。”

“━Σ(゚Д゚|||)━”张绣手忙脚乱,“我得去酒吧了!”

“行了你不用去了。”贾诩站起身,黑色衬衫勾勒出颀长瘦削的身形,“你今晚申请个直播间,试播一下看看。”

 

“就叫张绣行不行?”

“你是不是有毛病。”

“宛城侯?”

“不太吉利。”

“那……北地枪王?”

“太中二。”

当张绣对着主播申请表抓耳挠腮死活想不出一个昵称的时候,贾诩幽幽地开了金口:“叫‘一只绣球’吧。”

“好的!”张绣得令,认认真真地在昵称栏里打上五个大字【一只绣球八】,然后按下了确定。

贾诩看着已经显示“您的申请已成功提交,请您耐心等待审核通过”的页面,半天没缓过气来。他开始觉得,上了贼船的人其实不是张绣而是他自己。因为他的任务目标已经不知何时从‘拐卖帅气主播’变成了‘拯救智障少年’,难度系数也从A级瞬间飙升至SSS级。

贾诩默默地咬了咬下唇,这还真是……道阻且长。


---/


评论(15)
热度(5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