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Meaningless (1)



---/

那个新来酒吧驻唱的年轻人正低着头调弦,他刚来的时候,对贾诩说他叫张绣。

贾诩坐在吧台最里面的角落吸着一根烟。
从这个角度,贾诩只能看见张绣一片低低的英俊眉宇,他眉宇间浮动着酒吧里杂乱的迷幻灯光,本应让他看上去廉价而虚假,但贾诩却并没有这种感觉,张绣看上去始终黑白分明,真实得很。
跟外面那些妖艳x货不一样,是个好苗子。贾诩这样想。

张绣调完弦以后,坐在高脚凳上开始唱歌。
唱歌时特有的低沉嗓音,在噪杂的酒吧里像投石入湖一般,慢慢在空气里漾开。
他在这里驻唱已经快一个月,几个年轻的女人已经会专门为了看他而来酒吧,在张绣唱歌的时候,坐在最靠近他的位置,可张绣在唱歌的时候从来不看其他人,他的目光漂浮在人群上空,虚虚地定在半空中的某一个点上。整张脸因为认真而显得虔诚。

张绣唱完之后,对着人群谢谢,灯光下昏暗中的男女会报以或冷漠或热情的掌声。张绣笑笑,然后拿上吉他自行谢幕。
在半是明亮半是昏昧的光线下,张绣那张英挺的脸偶尔会被光线打出阴鸷的感觉,但一旦看到张绣谢幕时那个灿烂到像个智障一样的笑容之后就会明白,那份阴鸷真的完完全全是灯光所致的错觉。贾诩把最后一口烟吸进肺部,火星至烟嘴熄灭。
他看着张绣走进更衣室之后紧紧关上了门,将那几个跟在后面的迷妹关在了门外。
这小子不会性向有点问题吧。贾诩这样想着,有点忧心地端起威士忌喝了一口。
不过,我又不是他爸妈,管这个干嘛。贾诩在咽下酒液的那一刻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安心地把酒杯笃在桌上,等着张绣从更衣室里出来。
贾诩等了很久很久,他一直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但此刻也忍不住去更衣室砸门,把张绣拖出来。
就在他捏着打火机,想着要不要付诸行动的时候,更衣室的门咔哒一声,张绣出来了。先前的朋克皮衣换成一件运动衫,在这灯红酒绿里格格不入。
他径直走到吧台,在贾诩对面坐下来。贾诩心里一惊,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一直在等他说事情。
贾诩就纳闷了,现在年轻人这么人精的?
纳闷完了之后,贾诩对自己说,要镇定,人家不一定是来抬价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自己也能把价给压回去。
结果张绣抬起头来,一张委委屈屈的脸,朝着贾诩说:我太饿了,这店里还有吃的吗?

贾诩默默点起一根烟,朝着侍应生比了个手势。
侍应生给张绣拿来一盘冷了的意面和几碟薯条。
张绣给了贾诩一个明亮到晃眼的笑容,说了声谢谢,然后埋头狼吞虎咽。
贾诩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他吃,张绣那一头黑发看上去干燥而温暖。
张绣吃到一半,含混不清地说了声,“渴。”然后抬起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贾诩。
贾诩想,虽然我才是老板。但我有涵养。于是贾诩伸手给他从酒柜拿了罐黑啤,倒在杯子里推给他。
好不容易等张绣喝饱喝足了,贾诩把烟往吧台上一按,把一份合同往张绣跟前一拍。
“签。”
张绣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那合同,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条款,还是中英双语的。
“这是什么?”张绣小心翼翼地问。
“我最近要开一个主播经纪公司,想签你。”贾诩言简意赅。
“能不签吗?”
“不行。”贾诩其实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是今天张绣实在是让他等得烦了,所以他决定直接一点,不跟他客气了。能成成,不成就掰。
“好吧。”张绣在与贾诩的对视中挣扎了三秒钟,终于缴械投降,他委屈地低着头拿起笔,在合同底部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他挠挠头,问贾诩:“不卖身吧?”
“看情况。”贾诩收起合同。
张绣静了一秒,然后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贾先生,别开玩笑了,您怎么舍得让我卖身呢……”
贾诩不说话,在脸上摆出代表着“我其实并没有在开玩笑”这句话的表情。
然而张绣并不能看懂贾诩的表情。他继续着自己没心没肺的笑,甚至边笑,边用他那只肌肉匀称的胳膊勾住贾诩的脖子,晶亮的黑眼睛凑到他跟前来。
“您也该下班了吧,撸串去不?我请客。您别盯着那几个盘子,我刚才根本就没吃饱……”

凌晨四点的街边,贾诩静静地坐在一大群光着膀子吃喝得热火朝天的大汉堆里,他对面坐着正一把鼻涕一把泪跟他哭诉感情问题的张绣。
贾诩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他大概是出于轻易地把张绣骗来入伙的那半拉子心中有愧,才答应了陪张绣来撸串。但凡这过程稍微艰难那么一点儿,就一点儿,贾诩也不会答应他。可偏偏就是如此的轻易,让贾诩不得不软了心肠。心软了那一下的后果,就是他就得在凌晨四点听一个半醉的男人说着心里的粉红泡泡。
贾诩想,以后还是不能轻易坏了自己的原则。这心啊,谁爱软谁软,反正他的心得硬。
“我多喜欢她啊。在我有空的时候,比如调弦的时候,等着唱下一首歌的时候,我都用余光偷偷瞟她,每次只要她在场,我都特别开心,可惜她不是天天都来。她长得真好看,可是我真不敢跟她说,我怕她揍我……”张绣仰头又灌下一大口啤酒。
做人要讲道理,谁家姑娘揍得动你?贾诩看着因为几瓶啤酒就已经醉得眼睛发红的张绣,默默地拿起今晚的第一根烤串,在嘴边一撸。
烤串上的烟火辣气燎得贾诩弯下腰咳嗽了两声。
“你没事吧?”张绣紧张地站了起来,似乎还保留了一些意识。
“没事。”贾诩摆摆手。他能有什么事儿。
他顺手拿起张绣喝了一半的酒瓶儿,对着嘴灌了下去。
张绣盯着那酒瓶看了半晌,突然开口,“其实我……”
贾诩抬头看他,想知道除了反反复复的“我喜欢她”,他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我、我有点儿困。”张绣大着舌头说完,整个身躯摇摇欲坠。

出租车上,贾诩努力把张绣的头从肩膀上拨开,结果张绣下一秒直接倒在了贾诩的腿上,顺带着还在上面蹭了蹭,似乎是想让贾诩的腿变得软和些。
贾诩拉着半截张绣的头发,抖抖腿,问他:“你家在哪?”
“我住宿舍……门禁了。”张绣想了挺久,然后口齿不清回答道。
要门禁你还出来撸串,信不信我把你扔车外边儿。
贾诩扭头看向窗外,黑黢黢的街道上零零星星亮着几盏街灯。
他又低头看了看张绣那张脸,被人捡回去玩屁股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贾诩纠结了整整一刻钟。然后一边对自己痛心疾首,一边跟出租车司机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
本来是在绣诩在酒吧用餐巾纸互相留言的脑洞,见之前那张餐巾纸的图。
本来就想稍微扩写一下摸个鱼,结果写了这么多还没写到餐巾纸留言那里(。
其实是用手机码的这篇,请说爱我//










评论(27)
热度(64)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