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策荀】江东有猛虎(6)

架空拉郎邪路


 人设不写了。

本来最后有一点肉渣,但写到一半我萎了,对不起,最后剩一丁点肉渣。


---/

荀彧向东走了约一里地,便见着一棵参天蔽日的大树,树约十五、六人高,约三十人方能环抱住。无数条长而粗壮的枝干向外伸出,一些枝干上面缀着繁盛的花叶,另一些枝干上面则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荀彧觉得这树好生奇怪,刚想抬步走过去看看,一枚黑色的飞羽却突然掠过脸侧。

那枚黑羽迅疾地朝着大树的方向掠去,在一条枝干的末端幻出人形,一个肤色过于苍白的青年。他凭着身后巨大的黑色羽翼漂浮在半空,脚尖轻轻地点着枝干尖端,优哉游哉地往下看着荀彧。

“哟,这是哪里来的小道士,长得可真俊。”郭嘉想了半天应该怎么搭讪,然后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最后说出口的话其实跟志怪里女鬼勾引书生的是一个路数。

“在下荀彧,荀文若,是汉室山大掌教座下弟子。请问你是郭嘉吗?”荀彧看着郭嘉背后那大得浮夸的黑色羽翼,犹豫着问道。

“是啊是啊,你来找我做什么?是不是咱们有什么前世姻缘、三世纠葛,六世恩怨?你放心这辈子咱们虽然还是人妖殊途,但是我一定依着你守着你,对你不离不弃,再有下辈子,咱俩一定可以好好在一起……”

“在下冒昧,来求凤凰珠。”荀彧面不改色地打断了越说越离谱的郭嘉,并假装并没有听到前面那一大段话。

“看你似乎受了重伤的样子,果然是想要凤凰珠……”郭嘉叹了一口气,有些颓丧地收了翅膀,坐在枝桠上,“凤凰珠上附了我的魂魄,若给了你,我这一辈子就只能跟住你了,你如果离我三尺远,我便会只剩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说到底咱们前世恩怨纠缠,今生也逃不开。”

“此物对阁下原来如此贵重,实在抱歉,彧竟如此唐突地向阁下求取此物。”荀彧向郭嘉行了个礼,“叨扰了。”

“等会,你先别走啊。”郭嘉眼看着荀彧要走,“呼”地张开羽翼俯冲下来拦在荀彧前面。“你是嫌弃我啊还是不忍心啊,一定是不忍心对吧……”

荀彧道:“我没有嫌弃阁下。”

郭嘉沉吟片刻,动了动翅膀,幻回本体,在荀彧的手心吐出一颗浑圆剔透通体火红的珠子。

“阁下慷慨,但我不能拿走这凤凰珠……”

“我骗你的。”郭嘉说着,又变回了人身,无所谓道:“这珠子上面没我的魂魄,我不过平日用它修炼而已。”

“……哦。”

“别这样一副神情啊,我不过是见着咱们有缘分,所以才逗逗你。”郭嘉两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张脸凑近了,几乎要与他鼻尖对鼻尖,“你想啊,天下这么大,你偏偏要走进这山林,走到我的树下,偏偏要向我求一颗凤凰珠,这不是缘分么?”

“……其实是孙策教我来的。”荀彧特别实诚地击碎了这浪漫的缘分。

郭嘉嘴角抽搐了两下,“难怪我感觉有只虎正在往这边狂奔……”郭嘉想了想,道:“我都不记得哪里得罪他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威胁我,要拔光我的羽毛,这不是流氓吗?”

“我得先走了。”郭嘉最后看了荀彧一眼,有点可惜,“还好我不好这口,你可千万别往北边去了,那里有个叫曹操的,专爱抢别人……总之你别给他见着就好了。”

郭嘉说完,眼睛弯起,对荀彧笑了一下,便幻作本体离去了。

 

山林之南有赤鱬名周瑜,以赤色鱼尾立于水中,好纵火,有鹿携林木而来,便于水上燃之,日日乐此不疲,赠孙策荀彧祖传千年赤鳞。

山林之北有雄豹一头,自名曹操,形状甚小,然群聚豺狼虎豹,隐有称王之势,因“怎么觉得这小道士我之前见过的”,赠荀彧扶摇仙果,另有狼主司马懿,无由,赠荀彧麒麟竭。

荀彧身边跟着孙策,手里抱着一堆天材地宝,回了贾诩的小屋。

贾诩升了丹炉,又放了些薜荔杜衡,炼了整整七天,终于炼出一枚白色的丹药。

“本来得炼七七四十九天,但是我怕你熬不住。”贾诩甩了甩那柄好久没有用过的拂尘,“七天也够了,以后许会有些隐患,不过没有大碍。这已经是最好的法子了。”贾诩坐回高椅上闭目养神,“天下万物,各有各的命数。”

“彧知道。多谢贾先生。”荀彧给贾诩行了个礼。

 

夏日虫声聒噪。孙策拉着荀彧并排躺在草地上,星河流泻,月影昏昧。

两个人都有年轻且绝色的一张脸,上天偏宠,世间艳羡。

“我深受这山林恩泽,无以为报。”荀彧的声音低沉温雅,“唯以此身护此山林日后再不受侵犯袭扰,方可回报一二。”

“你是说你以后都待在这里了?”孙策翻了个身,两手撑在荀彧脑侧,眼里熠熠生辉。

“我回山向师尊禀明原委之后,便回这山林。”荀彧并无迟疑。

“太好了……我、”孙策顿了顿,“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有时候我会想,你要是能陪我一辈子多好。虽然我知道我会活得比你长很多年,但是你早晚要去投胎,过完这一世,我再去找你的下一世,直到我死,我们都能一直待在一块儿。”

孙策用脸蹭了蹭荀彧的脸,问道:“这是不是你们说的,永结同心?”

荀彧摸了摸孙策凑过来的脸,那热气吹得他脸上发痒,不过他并不介意。

“是的。”他这样说着,又想起了一件事,“还有,我们人表示喜欢,是这样做的。”

然后荀彧仰起脖颈,轻轻覆上孙策的唇。

孙策怔了一会儿,便开始无师自通地加深这个吻,他撬开荀彧的牙关,充满兽性地在他的口腔内肆意掠夺,交缠他柔软的舌。

不多时二人的衣衫已经褪尽,年轻的身体是上天亲赐,每一处线条都恰到好处,就那样坦诚而自然地呈现在天幕之下,

孙策顺着荀彧的锁骨往下,在他的胸前看到那些暗红的伤口,像破碎的蔷薇。

 

“疼吗?”孙策问他。

“不疼。”荀彧回答。

他枕着青草,发间沾了夜露,虫鸣声声响在耳侧,星光流泻进眼中。他突然想起了师尊很早以前教过他的‘道法自然’。天地间,万事万物皆有其道。天是道,地是道。你我是道。

悟道便是那一瞬之间,胸口那道被阻住的真气突然间便通了关窍。

“阿策。”荀彧的呼吸渐渐沉重,指节在孙策的肩上捏紧了,印出一道道浅红的痕迹。

“嗯。”孙策应着,俯下身用指尖轻轻拂过他的眉眼。

然后他突然对他说:“荀文若,我孙策此生遇着你,应该是上天给的运气。”



----/

评论(12)
热度(28)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