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策荀】江东有猛虎(4)

架空拉郎邪路


设定不写了(x

绣诩出现注意。

忘了提醒一点:阿策不要代入无双人设啊,请脑补历史颜值,“美姿颜,好笑语……”,如果粉丝滤镜足够,代入无双人设也可以看着我夸阿策美颜盛世而不觉得雷的话,那也就随意了((。

----/

清晨的煦光覆在眼上发着烫,荀彧艰难地睁开眼。

之前虎血的烧灼感、伤口的撕裂感都消退了不少,只有最早受下的内伤还在体内堵着一口真气,没能缓解。

荀彧望着不远处潺潺的溪水,想过去洗把脸,却发现自己正被孙策牢牢地箍在怀里。

孙策比荀彧先醒,因为不想吵醒荀彧,于是一动不动地盯着荀彧的脖颈发呆,荀彧的脖颈处随意地散着几缕黑发,与白皙的脖颈黑白分明,孙策很想去咬上一口,不过只是想想,如果要咬,也只咬轻轻的一小口。

孙策正出神地想着这件没头没尾的事情,荀彧却突然转过头来,与他面面相对。

孙策猝不及防对上荀彧的脸,一时之间脸刷地红了。

他立马把手松开,手忙脚乱地起身背对着荀彧。尴尬了一会,他想起件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你说好要给我的衣服呢?”

荀彧看了他两眼,觉得今天早上的孙策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打开自己的芥子空间给他拿了套寻常的衣服出来。

孙策接过去,挑挑拣拣地琢磨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裤子穿法。他穿上裤子,把腰带一系,转身向荀彧招招手,“剩下的你来帮我穿,我不会。”

荀彧想了想,这毕竟是只虎,不会穿衣服很正常。于是荀彧走过去,帮他穿上了衣服,顺手还给他在脑后系了个小辫。

“挺好看的。”荀彧道。

“真的吗?”孙策挺开心的,“我知道我的虎身很漂亮,但我不知道我当人也好看,谢谢你夸我。”

“不,我说的是那个我系的小辫。人之色相不过皮下骷髅白骨……”荀彧的话孙策一点没听见,他早已蹭蹭蹭跑到溪边对着溪水看自己的模样了。

“没错。我真的特别好看。”孙策照完溪水回来,对荀彧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治伤。”

“治伤?”

“是啊。你以为你的内伤不需要治吗?”孙策反问他。

“要治……我本想着如果能够回山,便让师尊看看我的伤势……”荀彧想起孙策上一次生气的原因,连忙认真回答。

“你伤成这样,没我的血吊着,连这片山林都走不出。”孙策不再跟他多说,拉起他的手就往西北方向走。

“我带你去找那只千年的白狐狸,他活得长,肯定有办法。”孙策说完,看了一眼荀彧,“不过他不见生人,尤其你穿着一身道袍,他会以为你是去施法收他的,没准还没见着他面他就溜了,说不定还会让他养的那只大狼狗来堵着咱们。”

孙策想了想,问荀彧:“你会变化的道术吗?”

“学得不好。”荀彧诚实道。

“变动物总会吧?”孙策说完,又有点担心,“你还能用道术吗,要不要我再喂你点血?”

“不用喂血了,我能变。”荀彧说完,捏了个道诀,腾地一声变成了一只……兔子。

“!!!”孙策‘嗷’地一声变成虎身,在地上欢快地打了个滚。

荀彧一边小心地避开孙策滚动的身体以免被他碾到,一边对孙策道:“你冷静点。”

“冷静不了。”孙策随手一捞,把正跳跃着的荀彧捞到掌心里托着,然后用虎爪将荀彧的兔毛从上到下揉搓了一遍又一遍。

荀彧最开始还挣扎了一下,到后来一动不动地趴在孙策爪间,生无可恋地想:“早知道就喝他一口血,变成只大象,多好。”

 

贾诩本来正舒适地在木屋里喝着茶,突然心里一慌,手中的茶盖险些掉在地上。

“怎么了?先生。”张绣极快地感应到了贾诩的不对劲,发间的两只小白耳动了动。

贾诩闭上眼,屏息静气了许久,方才睁开眼对张绣说道:“没什么。不过是东南边的那只白虎带了个生人过来而已,你帮我拦在屋外便是了。”

“好的,先生。”张绣放下手里钉钉蹬蹬正给贾诩做着的新书案,领命出去了。

孙策带着个重伤的人应该不敢硬闯这屋子,见着张绣在外面拦着就应该知难而退了。贾诩又捋了一遍思路,然后安心地喝了一口茶。

然而贾诩这口茶还在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张绣便已经回来了。

这么快就把人赶走了?贾诩疑惑地看了一眼张绣,缓缓地咽下口中的茶水。

“先生!先生!我没看见生人啊,我只看见一只兔子,你看这兔子多可爱啊!”张绣献宝似的托着手里的兔子给贾诩看。

“咳、咳咳咳咳咳咳……”贾诩差点没被呛死。

“先生你没事吧?”张绣手忙脚乱地把兔子给放到地上,然后赶到贾诩身边给他顺着气。

“哟,真热闹啊。”孙策趁着屋里混乱,探了个头进来。

他一边将地上的荀彧捞起来抱进怀里,一边看着张绣给顺过气来之后的贾诩忙上忙下端茶倒水,心下感慨:果然是千年的狐狸能作妖啊,张绣给贾诩吃得不是一般的死啊,真身都不化了一天到晚顶着两只小白耳跑来跑去嘘寒问暖……狼族的尊严何在啊……


----/

我双更了,是不是很爱我(x


评论(19)
热度(3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