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策荀】江东有猛虎(2)

架空拉郎邪路

设定:

孙策:大白虎精

荀彧:修真道士


---/

孙策在溪水边停下,侧着身子让荀彧从他背上滑落到溪旁的草地上。

荀彧嘴唇异常苍白,他看着溪水,想用溪水清洗一下胸前血肉模糊的伤口,却发现自己连撑着身子坐起来都很艰难。

孙策对他说道:“我先去把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小子给料理了。”

说完,他甩了甩虎身,一身黑白斑纹的皮毛在月光下像一匹美丽顺滑的锦缎,当中却突兀地印着一片鲜红的血迹,看上去刺目而诡谲。

孙策走了两步,又回首看了一眼荀彧,躺在草地上的荀彧也正偏着头望他。

“你……小心。”荀彧张了张唇,挤出这几个字。

孙策似是安抚一般地解释道:“我自小生长于这片山林,山林与我已是一体,这山林中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感知。你们要施放道术,就会让山林的气息发生变动,只要是在这山林之中,我永远可以比你们的道术快一步,所以你们永远打不过我。”

孙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还有啊,小道士,你以为你跟了我两天,我真的毫无察觉吗?”

孙策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停留,扭头向着来时的方向腾跃而去。

 

孙策回来的时候,荀彧已经撕开了与伤口的血肉黏着在一起的道袍,正裸露着上身站在溪水里清洗伤口。

孙策也跳到溪水里,让溪水将自己的身体浸没,渗在虎毛里的那些血迹便在溪水里逐渐洇开,染得溪水血红一片。

他抬头看了一眼荀彧,突然又变作了赤条条的少年模样,然后伸出手去拽荀彧下身的道袍。

荀彧反应极快地挡开孙策的手,拉住了自己的道袍,以免让自己已经被撕开一半的道袍被孙策这一拽给全部拽下来。

孙策哈哈大笑,像个使坏得逞的顽童。他说:“我以前经常见到小人孩互相扒裤子玩,没想到还真挺有意思的。”他笑完又摇摇头说道:“大家都是赤条条来到这世上的,天地赋予你们形体,你们偏要遮遮掩掩,一点也不畅快。”

孙策说完,也从溪水里站了起来,溪水将他的全身冲洗得干净无垢,让他一无所惧地赤条条站立在这天地之间。

水珠还在不断地从他肌肉匀称的身体上滑落,他身材高大,一张年轻的脸英俊得盛气凌人。

荀彧看着孙策,面不改色地解释:“生而为人,此为礼也。”

他洗完伤口上岸,默默地打开自己香囊状的芥子空间,取出了一件新的道服换上了。

孙策不屑地嘁了一声,然后他看了看没理睬他开始盘腿打坐的荀彧,突然正经说道:“你的那些同伴都被我杀了。在我孙策眼里,戕害同伴的人,天地不容。”

荀彧睁开眼,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眼中沉浮起落,不过他最终还是让那些情绪都偃旗息鼓了。在那之后他再次闭上了眼,什么也没说。

“你可怜他们?”孙策问道。

“不可怜。”荀彧回答,“他们行恶,死了便死了。”他说完顿了顿,终于还是解释道:“我们是受师尊之命来江东历练,历练之事即为捉你回山。只是方到山林,他们便一同袭击了我。”

“他们是……嫉妒你?嫉妒你道法比他们高?”孙策看着荀彧想了想,“还是嫉妒你好看?”

荀彧摇摇头说:“大概他们认为我回山之后会被授予首徒之位,所以合起来害我。”

“我只知道人心坏,却不知道能坏到这种地步。”孙策上了岸,盘腿在荀彧对面坐下。

荀彧沉默半晌,道:“人世间复杂莫测,而人,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

荀彧说完后,二人默然,一时无话。

然后孙策想了想,弹了一下荀彧的额头,让他睁开眼来。

荀彧睁开眼,微皱了眉看他,“干嘛?”

“你还有衣裳吗?”孙策一脸难受,“人身的皮太嫩了,坐在这草上硌得慌。”

“……”荀彧无语片刻,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很少笑,笑起来却像一双眸子盛了星辰。

孙策被他笑得脸都红了,“有什么好笑的?”,他怒吼一声,又化作了虎身,两只毛绒绒的爪子按着荀彧的双肩,将他直接扑倒在地。

荀彧虽因伤口牵动,痛得吸了一口凉气。但那双眸子里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褪去,星辰仍在,璀璨流光。

孙策又将半截身子化作人身,只余两只爪子摁着他,一双好看的眼盯着荀彧若有所思。

“你跟我遇见的那些人都不一样,我还挺喜欢你这个人的。”孙策这样说完,突然俯下身伸出舌尖舔了舔荀彧的脸。

荀彧被他舔得一脸茫然。

孙策舔完之后问他:“你觉得我好吗?你喜欢我吗?”

荀彧看着孙策一脸期待的样子,挣扎了一会后决定入乡随俗。于是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孙策近在咫尺的脸庞。

孙策的虎尾兴奋地扬了起来,他将爪子变化回手,搂住荀彧的肩,抱着他在这片草地上狠狠地滚了几滚。


----/

舔脸只是表示亲近,不开车,不是卡肉。


本来已经鼓励过自己,就算没人看也要写完。但没想到这么多小天使喜欢这篇邪路,谢谢你们⁄(⁄ ⁄•⁄ω⁄•⁄ ⁄)⁄

评论(7)
热度(36)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