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策荀】江东有猛虎 (1) 试阅

架空拉郎邪路

 试阅一下,虽然我不知道lof的试阅具体是什么个说法,反正就是这样啦……


设定:

孙策:白虎成精

荀彧:修真道士


----/

那只白黑斑纹的大虎在树下抬着颌望树。它虎须岿然,趾爪锋利。

林间薄暮时分日光透过树荫笼着它,却像是从它内里而生的光,使它看上去庄严静穆,凛凛不可犯。

荀彧沉默地在树后看了它片刻之后,用两指捏了一个诀。

意随心动,道法自然。

他在喉间快速地吟唱着道诀,但道法未至,那白虎已转过头来望住他,一双威严的虎目看上去竟带了些嘲弄。

那白虎自是避开了荀彧的道诀,它步伐矫健,转眼间已快跃至荀彧的身前。

荀彧在白虎动身的同时快速地重捏了一个道诀,但身上的伤势拖累了步法,最终是迟滞了一瞬,被白虎追及。

那白虎将他扑至一棵大树上,按着他发出一声响彻山林的怒吼。

荀彧的后背受到猛烈的撞击,却咬着唇生生将痛呼压了下去,只是轻轻地闷哼了一声。

白虎尖利的趾爪已经划破他的衣衫,肩头至右胸的肌肤裸露出来,除了白虎新划出的血痕之外,更有两道深得多的箭疮和剑伤。那两道狰狞的伤口因受到撞击而迸裂开来,鲜血从伤口处肆意流出,把胸口染得血红一片。

白虎看着看着,竟感到有些奇怪似的,将头凑过去,细嗅了嗅那两道伤口,然后便对着荀彧说道:“你们人,还真是有趣。”

说完,他松了松虎爪。荀彧见他如此,便也不多说,捏了个愈伤的法诀止住了血。

“止血有什么用,外伤难愈,内伤更侵肺腑。”白虎说道,“你要死了。”

荀彧看那白虎一眼,开了口:“‘察其始而本无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生或死本无分别,都在天地之间。”

白虎顿了很久没有说话。

荀彧想了想,可能这只白虎精是有点被自己讲的道给震撼到了,正在参悟,刚想说一句,‘我观汝本心善,若加修持,或许可成大道。’,想着临死之前要是能劝服一只妖精心向正道,也不枉这修道一场了。可那只白虎却已摇身变成了一个少年,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对他“嘁”了一声。

“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嘁’你一声,用虎身发不出来。”少年道,“你年纪轻轻,说话当真比那些老道士还要老气横秋。什么生不生死不死的,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他们那些人都怕死,贪图我的精血皮囊,想夺了去,却又打不过我,一个个跪在地上求我放他们一条生路,好笑得很。”

少年低头看着荀彧,启了唇说道:“小道士,你说你不怕死,那我便送你一程,让你归于天地之间怎么样?”

荀彧看了他一眼,想着自己连一只才一百多年的白虎精都劝服不了,而且自己早晚都要死了,却还让这白虎精多造了一笔杀业,实在是修为不够,愧对师门。于是他两眼一闭,说道:“随你的便吧。”

他盘腿在树下端坐下来,两眼仍旧闭着,面目沉静。天地间此时正日落月升,夜风初起,荀彧胸前一大片暗红的颜色,像一朵古旧的蔷薇。

少年伸出手来,却落在了他墨黑的额发上,又忍不住顺着额发往下,指尖触碰到他的眉眼。

刚触碰了一下那安然闭上的眼眸,少年便突地收回手来,他将荀彧猛地一拽,甩到自己的背上,在那一瞬间他又化作虎身,让荀彧伏在自己背上,然后如闪电一般冲向山林深处。

“你的那些同伴竟还是不肯放过你。”

“……”荀彧默然不语,良久,他轻轻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整个人伏在虎身之上,不再说话。

白虎感觉背上有些湿,然后便察觉到身侧有鲜血滴落,料想应该是荀彧的伤口又裂开了。

“你记住了,我叫孙策。”

孙策说完,加快了速度,专心地背着荀彧在山林间飞奔。



----/

纯粹满足自己奇怪的兴趣而拉郎的邪路,不知道会不会坑。

感觉终于写了一篇带点剧情的文了,然而给了邪路……

看个开心就好,不要较真。

评论(12)
热度(34)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