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曹荀】算计


曹操手里举着琥珀琼浆的盏自斟自饮。

荀彧坐在静谧的炭火旁,围着曹操的玄色大氅,一支笔缓慢地勾勾划划。

他看了他许久,看着明灭火光衬得他的侧脸白皙若透明,又像那古画上的仙人剪影,他看见他袖上似有一道青痕,不知道是不是无意间沾染上的些许香灰迹。

曹操眯起眼来,他不知道自己醉了没有,只是他此时很想对荀彧说一句话,然后他便张开嘴,唇齿间喷出细碎的酒气,他说:“文若啊,你算计我。”

荀彧轻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手中的笔一顿,却始终没有说话。

曹操笑了一下,继续喝着他的酒,屋外风雪簌簌,可酒却是暖的。

 

他觉得他算计他。

从一开始的时候起,荀文若年少意气也好,满怀理想也罢,他偏偏要弃了袁绍来见他,他始终是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却在那一日带了一身的决绝孤烈。

后来,曹操曾无数次地在地图上伸手划过那条路,说长不长,说远不远,没有什么艰难险阻,却是走错一步都是一辈子。

所以他不明白。

他也不是很明白,他曹孟德一路从血火背叛中走过来,他杀过不少的人,也几乎被人杀,他见过陈宫和张邈的背叛,与袁绍分道扬镳,可他荀文若,在大军压城几乎人人皆叛的那一日,帮他守住了孤城,也守着他的归途。

那时他不在他身边,所以无从再次见到,后来军中人人传道的荀文若那一身决绝孤烈,像晨曦撕碎黑夜一样,曾撕开过这乱世迷蒙着的血雾。

 

可他觉得他算计他。

后来他不再随军出征,只在尚书台与他书信往来,在字里行间,勉强可以拼凑出他应该是一副什么模样。想是应该长跪在书案前,背脊笔直地执笔写字,微倾着一段脖颈,鬓边碎发落在眼角。

可惜那一张脸,怎么想也想不起原来的模样了。

邺城的大屋,空着空着,也空了许多年了。

 

荀文若应是在算计他,之前他曾感念他对他的千万般好,给他加封邑,赐侯爵,把夸词自己作了真。不到最后大家都不明白,王佐之才荀文若或许可当他的张子房,他却当不了他心里的高皇帝。

隔了许都尚书台与邺城魏王台之间的百里关山,千重岁月,过往流逝如灯熄火灭时的青烟一缕,再无袅缠,消散无踪也是决绝孤烈。

 

他曹孟德有妻妾成群,每一个他爱过的人,都得他一片真心。

他觉得荀文若算计他,算计走了一片真心,是他匿得最深的那一片,因他从来不肯轻与人言。

 

曹操觉得自己大概是能够忘记荀文若的,毕竟他在他死后,闭口不言荀文若数年。

可惜记忆往往不遂人愿,初时,他出征时,死活都想不起他那一张脸是如何好看,而今人死香尽,记忆反倒一阵比一阵要清晰。

他想起他们在初时的年岁里,也曾把过盏,谈过诗,夜风熏暖,月明星稀。

 

他想起他从来没有对荀文若说过,“文若啊,你算计我。”

那个雪夜他饮着酒,桌案上铺着他的旧大氅,可荀文若却始终没有回来过。

 

他想,如果他真要算计他,他便心甘情愿让他算计一次。他曹孟德,一辈子只会心甘情愿这么一次。

 

在魏王最后的那些梦境里,他梦过了江山霸业,梦过了儿女情长,如果一切都是必当要发生的,那么他从来也没有后悔过。

但是他只梦过一次鄄城。

在梦里他二人再复初时把酒谈诗,他笑着问他,“文若,你是不是想要算计我?”

“可惜我曹孟德此时一无所有,你想算计的,恐怕也只有我那一份真心罢。你说,是不是?”


---/

赶了一个星期,终于把最后一篇论文写完了,然后就把写论文时候的脑洞也撸了出来,其实很意识流,如果看不懂在讲什么,那可能是因为我赶完论文之后已经神志不清(不。

啊我又想起前段时候看的没节操姑娘的考据,当时差点哭了,胸中情绪跌宕起伏,几乎想开坑。其实曹荀一直喜欢,然而觉得自己的文笔描绘不出二人之间那种复杂纠缠,爱恨交织的感觉。今天丢个小短篇,算是写了一点心里曹荀之间复杂情感的冰山一角吧。





评论(11)
热度(114)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