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绣诩】关于诡异的梦境

520末班车还是赶出来了,最后扑倒那里是有感于 @Monax 太太的图,已经私过太太了。

傻白甜,私设如山,忽略一些bug,大致可代入十年生死的设定。



---/

“白发的谋士哟,你掉的是这个金绣球呢,还是这个银绣球呢?”

“是那个傻的。”贾诩指了指张绣,面无表情地说道。

某绣球状物:“又被先生嫌弃了嘤嘤嘤嘤嘤……”

 

贾诩被这个怪梦惊醒了,他嫌弃地撂开张绣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腿,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但紧跟着张绣的胳膊又搭上来了,紧实的胳膊把他牢牢圈住,带着热度的呼吸喷在后颈。

贾诩郁闷地挣扎了两下,一胳膊肘顶在张绣厚实的胸膛上。

张绣纹丝不动,还在睡梦中呢喃了两声,“先生,别闹。”

谁跟你闹了?!贾诩索性又转过来平躺着,一双眼睛在夜色中亮得诡异。

他无数次地后悔过当年一时心软,把自称在雷雨夜睡不着觉的小张绣放进了房,自此以后每次雷雨夜,他都要承受着被重物压身的钝重感,还附赠一些奇奇怪怪的梦境。

不过贾诩又觉得,就算心硬如自己,就算再来一次,面对着当年站在门外软糯如团子一般披着被子露出两截细白小腿的小阿绣,自己能不能狠下心来把他关在门外,尚且存疑。

但是,贾诩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张绣横亘在自己胸口上的胳膊,如果是如今的这个像八爪鱼一样圈住自己还身材壮硕挤掉他大半张床的玩意儿,那是真的不约。

 

第二天一早,张绣对着贾诩眼下的青黑大惊失色,却又毫无自觉。

贾诩也懒得跟他解释,直接让他放开手让自己起床。但是看到张绣一副有些为难,有些羞窘,又有些有口难言的样子,不由得问道:“你怎么了?”

张绣不说话,东张西顾了两下,还是欲语还休。

贾诩觉得张绣这副样子特别忸怩做作,明明半宿没睡的是自己,你装什么样,于是怒道:“有话就说!”

话一出口,贾诩突然福至心灵,怀疑地看了看他的某个部位,“你不会是……”

张绣顺着贾诩的目光看到自己的那个部位,正忸怩着的脸一僵,然后便红了脸连连摆手,“不不不不、不是那个,哎呀,先生你想到哪里去了。”

贾诩在心里默道:不是你那副忸怩的样子,我能想到这个?贾诩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那是什么?”

张绣低着头,道:“其实吧,绣做了个梦,梦里看见了未来的世界,知道了今天是要把心意告诉喜欢的人的日子。”

“所以呢?”贾诩一边想了想自己那个梦,一边顺嘴接了一句。

“所以绣想告诉先生啊。”张绣把头抬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看着他,里面像是有团火在燃着,把眸子灼得清亮剔透。

“绣想告诉先生,一直以来,绣都很喜欢先生,很喜欢很喜欢。”他一鼓作气说完前面的话,然后顿了顿,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所以先生,能够接受绣的心意吗?”

“我接受。”贾诩冷静地看着张绣那双自始至终干净着的眸子,看着里面的那团燃着的火,回答得干脆利落。

“啊?”张绣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还没回过神来。

“啊什么。”贾诩想了想自己那个梦境,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什么?”张绣看着贾诩那双也很清亮但亮得十分诡异的眸子,有点慌。

“让我捏捏。”此时的张绣在贾诩眼里,已经完全变成了某绣球状物。

“捏什么……别、还是别吧。”张绣看着贾诩诡异的眼神和冷冷勾起的嘴角,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往后躲了躲。

可能是过于恐惧和慌张,张绣忘记自己还坐在床上,一个失衡,差点从床沿掉下去,贾诩眼疾手快地把他整个人推了下去,顺势扑倒。

上手狠狠捏了一把脸之后,贾诩满意地收回手,这个绣球状物手感还不错,以前没多捏捏,还真是有点可惜。

“先生……”张绣叫了一声贾诩,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哑。

“嗯?”贾诩先是诧异了一下张绣突然就低沉下来的音色,然后便敏感地察觉到了顶着自己腹部的异物。

啧,毕竟是年轻啊。贾诩正偏离重点地腹诽着,忽然整个人被拉了下去。

张绣按着他的头,贴着他的耳廓说道,“先生,这可不能怪我了。”


---/

啊借着贾大爷的手满足了自己想捏绣球的心,虽然好像有点OOC(?,不管了反正是诡异的梦境啦啦啦。

虽然最后因为天色已晚,车还是没飚起来,嗯。

评论(10)
热度(38)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