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郭荀】一些段子

荀彧日诈一波尸

---/

四个是单独的段子,暂时没有联系或先后关系。

也不知道这些段子会不会写成文或者是加在文里,但还是不负责任地放上来了。

本来想多放点,但是突然收到通知下午要补课QAQ,还有一些来不及改了,就这样先吧么么哒。

---/


性冷淡

郭嘉挑起锋锐的眉,伸手认命地把垂在额前的头发尽数拢到脑后。

他看了看身下的人,一双桃花眼眯起,眸光流转。半晌,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低哑的嗓音带了刻意的引诱,“这样吧,我让你上,怎么样?”





纵容

郭嘉炙热的身体紧紧贴在荀彧身上。

荀彧斥他,郭奉孝你这是借酒装疯。

他伸手欲推开他,手触到他的肋骨处,隔着衣衫仍能感受到那炙热与单薄,好像是拼尽全力在燃烧一般,一犹豫间,便没能忍心真的推拒他。

郭嘉却趁机把他越抱越紧,咬着他的耳垂,嘴里含混不清地说,对,我郭奉孝最爱的便是借酒装疯,可是你荀文若呢,不也最爱纵着我?





无题

那是还很早的时候,郭嘉靠着花窗坐着,日光透过窗格在他脸上印下一道道浮动的阴影。

“可若我真要死了,你有多不愿我死呢?”他侧撑着头看他,带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问道。

荀彧皱了眉,似是不喜郭嘉这不吉的说法,但最终还是答了他。

“若你寿数将近,愿折余寿其半予你。”说完,荀彧觉着自己话语到底荒诞了,忍不住嘴角蕴住了丝笑,眉眼畅然道:“如此,虽不同生,亦是共死了。”

郭嘉却直愣愣地看着他,半晌,他凑到他跟前,伸手抚上他的脸,与他面面相对。

那桃花眼里是连郭嘉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汹涌暗流。

任他口才绝世,此时也只是喃喃地复述了他的话,“虽不同生,亦可共死。”

那时的郭嘉到底是太过年轻,以为荀彧愿予他余寿,许他共死,便是和他一般的心思。

后来的郭嘉,虽还是轻佻不羁的样子,却多了几分自如与淡然,会在树下随意地撷下几瓣花瓣,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话,“是啊,令君是有这么好,他对谁都好着呢。”

最后在他将死的时日,想起这件事来,就像闲谈一般说起,“我所钟情之人,见不得我早逝,说愿以他余寿折半予我,携手共死,你说他待我多好。可这世上最绝望之事,不是你钟情之人待你不好,而是他待人人都如待你一般好。他是世人的令君,像他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到底最是无情。”

郭嘉其实早就明白了,世间事本无辜负,只不过是一人懂,一人不懂的分别。

所以最后他走之时,并无他意,仅是有些怅然。毕竟桃花开落了这么多年,荀令君仍是没能懂这情之一字。





同归

记得郭嘉临走前,荀彧对郭嘉说,辽东险僻,也不知你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住。

郭嘉说,我郭奉孝才不会随随便便死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要死,也是死在下荆州的路上,那时候江南烟雨缱绻,你对着我的尸首哭,边哭边说,我荀文若怎么没对奉孝再好些,此时已悔之晚矣……

荀彧禁不住要被逗笑,却仍是硬撑着板着脸道,生死之事,也是好拿来玩笑的么?

自然不是玩笑了。郭嘉的眼眸慢慢沉下来,他一字一句地说,那时我已死了,没法回你的话。但若我有魂灵,当在人间等你同归,你可不要忘了。

 

后来的后来,荀彧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忘记郭嘉说的这句话,他才在魂归之后见到了郭嘉。

那一夜星河倒悬,月光如瀑,他仍旧是年轻时风流洒脱的模样,对着业已苍老的他伸出手来。

“嘉知道,你这一生已经尽力了。你若是累了,就让嘉牵着你走吧。”


---/


评论(12)
热度(88)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