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无嫌猜(现代AU,主郭荀)(四)

中学·乐队篇(3)

练习了差不多两个月之后,曹孟德给他们办了场校园演出。
“五千一晚的小礼堂啊,”曹孟德语重心长,“你们得珍惜。”
郭嘉不给脸,说:“我听说是袁绍出的钱。”
孙策大呼小叫:“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啊?”
曹孟德忍了忍准备跟他们讲道理,但还是没忍住,脸一黑,说:“爱演演不演滚。”

(此处空缺的是也许会补上的排练剧情)

第一次的演出意外的顺利,被海报吸引过来的姑娘们一摞一摞的,即使被心机地放上乐队海报的荀彧并没有出现在舞台上,姑娘们的热情也未因此而消减,反而随着音乐一阵高似一阵。
郭嘉声线低沉,唱到情动处却放轻了声,让声音飘飘荡荡地浮在半空中,不寻落处。是刻意的诱惑,却偏带着些情深。
听着舞台下的尖叫,郭嘉很满意,他觉得他今晚撩到了一万个妹子。
他蹲下来,朝着被人群挤到最前排的荀彧勾勾手。
荀彧当时正抱着一大捧花,这花是并未亲临现场但已经是最大股东的袁先生格外赞助的,由正和袁先生一起在外面应酬的原最大股东曹孟德于开场前交到他手上,还是相当恶俗的蓝色妖姬。曹孟德说在合适的时候给就行,造个势嘛。
于是荀彧尴尬而僵硬地把花举给郭嘉,郭嘉笑了一下,把花接过来往人群里一抛,然后拉着荀彧的手跳了下来。
他用手托着荀彧的后脑,吻了上去。他已经听不见这满场的尖叫,只能听见自己的血液在身体里飞速流动的声响。
他下意识地搅弄着荀彧的舌,吮吸着他的唾液,轻咬他那片薄薄的下唇。
郭嘉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不亲吻他,去亲吻谁呢?
这世上只有一个荀彧。
舞台上弹贝斯和弹吉他的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相对着走近了,弦被飞速地拨弄着,在到达一个强音后戛然停止。
至此,郭嘉那跨越了整个青春的,无处释放的激情和难以排解的焦躁好像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它们正在他的内心慢慢地偃旗息鼓。

乐队篇结束。

---/
并不懂音乐,文中关于音乐的描写,全是瞎编。

而且没有袁曹没有袁曹没有袁曹。

并没有想好鼓手应该是谁。
贾诩,阴郁系?程昱,高大的阴郁系?
或者辽哥?东尼?总不可能真让老板上吧⋯⋯
嘛,反正已经结束了⋯⋯
---/
对的,我勉强可以说是三更了,这篇是四点多开始用手机打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说出来也许你不信,因为我特么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喝了三大杯特浓的普!洱!茶!
而且我在喝的时候,对后果浑然不知,毫无防备,宛如一个智障。

评论(11)
热度(3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