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无嫌猜(主郭荀,曹荀有,现代AU)(二)


中学·乐队篇(1)

那一年的郭嘉还是个文艺的少年,热爱文学与音乐,常常觉得自己憋着满腔的才华与激情没地方释放。于是他就特别忧虑,忧虑得整天趴在荀彧身上想,怎么才能好好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挥洒一下青春的激情与活力呢。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就想到了,也许自己应该组个乐队,用疯狂的音乐来代替他的灵魂发出怒吼,不仅能向这个世界证明独一无二的自己,还能涤荡周围这些凡俗们庸碌的心灵。

荀彧对郭嘉这个想法特别赞同,他想终于能有事情来吸引郭嘉的注意力,让他别整天像没长骨头一样颓丧而忧郁地挂在自己身上了。

荀彧就对郭嘉说好啊好啊。说完之后他特别凡俗地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拿着根自动铅笔,好看地皱起眉头,问郭嘉:“但是你有钱买设备和租练习室吗?”

郭嘉想了想也是,就反问荀彧:“你天天都回家,能从家里偷偷拿点东西出来卖吗?烟啊酒啊古董啊什么的……”

荀彧没说话,瞪了他一眼。

郭嘉看这条路行不通,就把主意打到了曹孟德身上。

他在教室后面找到打牌打得热火朝天的曹孟德,对他说:“你来投资我的乐队吧,万一咱们乐队火了,你就赚大发了。”

曹孟德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两眼,一旁跟着一起打牌的夏侯惇早就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哎哟,曹阿瞒你这朋友真逗,哈哈哈。”

曹孟德觉得郭嘉这段时间在荀彧身上挂着挂着挂出毛病来了,一个院子里长大的他也不好对郭嘉坐视不理,就是不知道郭嘉这病要治好贵不贵。曹孟德黑着脸把郭嘉拉走,临走前扔了句,“输了钱的待会别忘了给我啊,我得攒钱给我家智障儿子治病去。”

郭嘉想了想还是决定原谅他们的无礼,毕竟是些庸碌的凡俗,不值得自己为之大动肝火。

郭嘉对曹孟德说:“你别不信,荀彧都说我乐队能火,要不是他没钱,他早出钱给我买新吉他了。”

曹孟德半信半疑,“真的?”

郭嘉说:“真的。”

荀家家教严厉,荀彧没有零花钱是真的,但是有钱了会不会给郭嘉买新吉他尚且存疑。

曹孟德说:“那好吧我考虑一下,你招呼乐队唱个曲子给我听听。”

郭嘉说:“你别考虑了,我们乐队现在暂时只有我一人,你要真想听那我先给你唱个吧……”

曹孟德说你他妈逗我呢。

郭嘉一手伸出走廊的栏杆,睥睨了一下芸芸众生,他说:“天下才士,皆为我用。我贴个招募三天就能招齐人你信不信。”

曹孟德觉得养这么个儿子心真累,他说:“行吧你先招人吧我累了我先去睡会儿。”

郭嘉没理他,接着说:“我准备当贝斯手了,再找一个主唱一个吉他一个鼓手就差不多了。”他顿了顿又说:“我觉得吧,招个主唱最好是长得漂亮能吸引人气的。”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一拍即合,就找荀彧吧。

 

荀彧站在郭嘉和曹孟德面前,手里拿着郭嘉塞给他的矿泉水瓶,有些羞涩。

他说:“我音准不是很好。”

荀彧向来谦虚,郭嘉也习惯了,他说:“你唱吧,没事,都是熟人。”

荀彧从幼儿园起就没在别人面前唱过歌,他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他努力压下脸上那点不正常的红晕,说:“好吧,那我唱了。”

说完他就微微低下了头,黑色的浏海软软地垂在他那张白皙的脸上,他闭上双眼,神情圣洁肃穆得像个天使。天使又有着高挺的鼻梁,线条利落的下颌和紧紧扣到最上一层的白色衬衫,禁欲到性感。

郭嘉觉得自己有点莫名的口干舌燥,他刚想喝口水,却发现放在手边的矿泉水已经被曹孟德拿着咕噜咕噜灌下去了。

然后荀彧缓缓开口,唱了一首《Counting Stars》,把郭嘉和曹操都听愣了。

荀彧说他自己音准不是很好还真不是谦虚,而是在往脸上贴金。郭嘉觉着荀彧这音准真是没谁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天灾人祸’。

荀彧一首歌唱完,曹孟德勉强给鼓了鼓掌。

荀彧睁开眼睛,一脸无辜地问:“怎么样?”

郭嘉从桌上跳下来一把拉住他的手,说:“我想了想,比起贝斯手吧,我还是更想当主唱。说起来,招募启事还没写呢,你来帮我想想怎么写……”


TBC

评论(12)
热度(2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