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曹郭荀】皆为旧梦(下篇)

正经的食用说明:非3p,主郭荀,有曹郭,隐曹荀。不逆。大致史向,细节有删改。

---/

曹操第一次见到荀彧的时候,异其绝色,却又马上想到四个字,圣人无心。

像荀彧这样的人,理当是清冷孤寂的。曹操自来好色,便可惜这么一张绝色的脸,偏偏长在一个圣人身上,摸不得碰不得亵渎不得,曹操很快断了心里的那份念想。

曹操与郭嘉其实有些地方是很像的,曹操年少无所牵挂时,也是如郭嘉一般放荡自恣,不顾声名,且都好这世间的美姿颜。但曹操却比郭嘉少了一份执念,知道自己终究得不到的东西,应该早早放下。郭嘉不肯放下,便入了魔。但是曹操并不知晓。曹操第一次见到郭嘉时便很喜欢,之后也处处宠着他,先是给他专置了一个军师祭酒的头街,后来见郭嘉喜饮酒,又到处搜罗好酒送到他府上。陈群看不惯郭嘉,说他不治行检,曹操从来也就是哄两句陈群,他连说郭嘉两句都不忍,更别说罚他了。

可惜郭嘉似乎一直不领他的情,但他觉得郭嘉是明白的,于是那个月夜,他得到了郭嘉。但是那之后,他又觉得自己并没有得到过郭嘉,他只是在那一天进入了郭嘉,肌肤相亲情到浓时,他却闻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香味,一时间他有些晕眩,竟不知床上的是郭嘉还是荀彧。接着他便听到了郭嘉的大笑,心下生出些烦躁来,一把把郭嘉翻了过去,看着郭嘉瘦削的后背,他方才冷静了些。

后来曹操想,他虽然与郭嘉荒唐一夜,但郭嘉毕竟不属于他。他又想,荀彧和郭嘉除了同出颍川之外,并无半点相似。

而且荀彧,是没有心的。他这样想。

后来郭嘉就死了,虽然郭嘉曾说起过,他活不过四十岁,可是曹操也没当真,他知他病弱,但他不相信他会死,他一直一厢情愿认为,时间还长得很,郭嘉应是要比他活得更久的,可惜天地不仁,曹操到头来还是不免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郭嘉死后,曹操在他的遗物里发现一个旧香囊。他只知荀彧爱熏香,却不知郭嘉也会佩香囊。他心下感怀,便把香囊自己收了作留念。

至于郭嘉死前说的话,曹操大部分都不记得了。

 

人年纪越大,越觉岁月飞逝,不知不觉间郭嘉已经死了很久了,但曹操仍不免常常想起他来,想到了就给荀彧写信,也不管荀彧爱不爱陪他一起感怀,但荀彧总是在那里的,给他写信,他便回。不写信了,他也不会来找。一年年过去,他与荀彧的通信莫名地渐渐少了。

曹操想,圣人无心。

他这些年只是会常想起郭嘉,写信时从来没问过荀彧日日端坐尚书台,可还无趣?次次送大军出征,看着烟尘远去,可还寂寥?

他不问,荀彧也不会说起。

 

再后来,就是荀彧劝止他称公了。

曹操去问荀彧是否应称魏公的时候,荀彧眼里的和柔之色,在曹操看来如圣人一般的东西,倏地便碎了。荀彧的神色有些奇怪,似是在伤心,又似是在责怪,曹操看不出来。怪我什么呢,曹操想,他不觉得那东西是自己打碎的,他觉得荀彧是一场梦做得太久,便不愿相信那是梦了,自己只是把他拉出来。

那之后荀彧的眼里,已经换上了决绝,曹操没有后悔,但有这些激越情感的荀彧,曹操不喜欢。

他便与他见得越来越少,甚至刻意不去见他。曹操想,荀彧向来清冷,本就该独自一人。但是他又听闻宫里说皇帝与荀彧走得很是亲近,原先他是不在意的,但这一次曹操便刻意地要荀彧到前线劳军。

荀彧坐尚书台掌控后方多年,早已不随军出门了。但此次曹操上表,他二话没说便答应了。来了之后曹操便留着他,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但曹操一直未去看过他,直到荀彧疾留寿春时亦然。

后来曹操听说,荀彧因病笃,一把火烧尽了所有的书信,这些年点滴往来,他全然付之一炬。曹操只说,好,烧得好,既然令君要死了,我便再送他一份好声名,让他身后受用。

曹操知道,荀彧一直很能明白他的心思。于是不久便传来了消息,荀彧服毒而亡。

他死时,也是孤寂。

他不像郭嘉,热烈了一生之后死在曹操的眼泪里。荀彧只是这样孤寂了一辈子。曹操想,因为他是圣人,圣人无心,唯有大道,他这一生都是在殉他的道。

曹操摸到随身带着的香囊,想起了一些往事,但连曹操也不是很清楚,他想起了什么。

只是曹操又哭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没有人能看到他在为死去的臣子痛心疾首,但他还是哭了,哭得畅快淋漓,似乎要冲干净这些年心底最深处的压抑。

 

郭嘉说过,这人啊,一旦被伤了心,难免这辈子剩下的时日都很难过。也不知到底是在说谁。





---/

好的看到这里,恭喜已经食用完一篇玻璃渣。

这篇是长久以来曹魏黑暗大三角的脑洞部分发酵而成。私心觉得下篇写得不如人意,可能有机会会改写。

写完这篇之后,感觉自己要躺尸一段时间了……

嘛,最后希望一下回南天快点过去或者令君亲亲也可以。


评论(13)
热度(74)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