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我怀疑你们都是令君的迷妹

先说这篇不引战,下面通篇请仅仅当做吐槽来看。

三月十九荀彧日,准备填坑。写了会发现有细节问题,想去查一查史料。是的,因为我看过就忘,必须老是去翻书……

因为想查郭嘉传(是的,郭嘉传那么短小我也没能记下来),就顺便看了看排在郭嘉上面的程昱传,里面写了一段程昱在兖州事变之后劝曹操不要遣家去与袁绍连合,同时为了给老板信心,说了一句:“今兖州虽残,尚有三城,能战之士,不下万人。以将军之神武,与文若、昱等收而用之,霸王之业可成也。愿将军更虑之。”

我看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觉得还挺有道理的。然而往下看,就看到有人针对这句话在下面注了一句:“昱等计谋,皆启孟德奸心者,与文若须分别观之。”

Excuse me?为什么我好像突然看到了一个迷妹跳了出来,画风大概是:程昱曹操什么的,自己招黑也就算了,不要捆绑我家文若好吗!

我觉得程昱要是看到了大概会一脸懵逼,老板要是看到了……大概会若无其事吧,嗯,老板已经习惯被黑了。

 

于是我又想起了之前在图书馆看三国志的那个下午……记得当初也是好多槽想吐,但是看过就忘了,于是这次我带上电脑去了图书馆……顺便说一句,我看的是三国志集注,简单说就是在裴松之注的基础上,还给注上加注的,反正我看起来有一种各朝各代的人在下面回帖的既视感……有引经据典的,有考据地理的,有抒发感想的,有吐槽陈寿和裴松之的,有些有争议的话题下面,这个叫卢弼的编者就会把历朝历代一堆人的评价都搬上来,跟吵架似的,十分热闹……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荀彧荀攸贾诩传里最后的评语,但这里不说,因为话题是关于令君身后名的一系列讨论,私心觉得话题太过沉重,或许改天有心情了另开一贴来说吧。反正感觉裴松之先生的心和我的心是一样的嗯,就是:‘不许你们说令君不好!我喜欢的人天下第一好!’的那种心。

话说回来,三国志集解的荀彧传通篇看下去,我仿佛看到了一大波令君迷妹。而这些人里,裴松之不排第一我不服……裴松之夸令君是这样夸的:“彧德行周备,非正道不用心,名重天下,莫不以为仪表,海内英儁咸宗焉。”然后又引了一段《献帝春秋》。

这段《献帝春秋》说的是曹操杀了董承之后,伏皇后就跟伏完说献帝要杀曹操报仇,伏完就告诉荀彧了,而荀彧“恶之”,没有去跟曹操说这件事,但是伏完的妻弟樊普告诉曹操了,曹操就暗暗戒备。然后荀彧又怕曹操知道,所以去邺城跟曹操说,让曹操把女儿嫁给献帝,曹操不解,荀彧就说伏后凶邪,言辞丑恶,废了她吧吧啦吧啦。曹操说你为什么早不跟我说,荀彧说我跟你说过啦。曹操说你说过我怎么会不记得!荀彧就解释,哦,我那个时候看你在官渡打仗,怕你操心,就没说。曹操说那我打完仗了你怎么不说呢?荀彧无言以对,嘤嘤嘤……然后太祖因此恨彧……当时这个OOC看得我一脸懵逼,幸好裴松之引完这段就开了嘴炮,说这件事里荀彧“俯仰之间,辞情顿屈。”“虽在庸人,犹不至此。”普通人都不会撒谎撒成这样啦,写文的你见过谋士吗知道谋士是干什么的吗?我文若的智商会降到这个地步吗?然后又说,“何以玷累圣贤哉!凡诸云云,皆出自鄙俚,可谓以吾侪之言而厚诬君子者矣。袁暐虚罔之类,此最为甚也。”裴松之直接炸毛开骂:“袁暐你个低端黑!”

然后这段裴松之注完,集注里又引了曹植的光禄大夫荀侯诔云:“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让我觉得……三公子也是个大写的迷妹。

然后裴松之又引《典略》里写的,令君“折节下士,坐不累席。其在台阁,不以私欲扰意”“其持心平正皆类此。”

“彧为人伟美。”

同是迷妹,在我看来就是裴松之在说,大家快看,古书里都写我爱豆(误)文若人美心善,你们不要不服气,还不快乖乖张口吃安利。接着裴松之先生为了证明“彧为人伟美”这段,特意又引了平原祢衡传,就是那个说令君以面吊丧的祢衡。这一段三国演义里都有,我就懒得打了。举证完了之后,写了一段祢衡的人生,然后又忍不住开始写:“臣松之以本传不称彧容貌,故载典略与祢衡传以见之。又潘勖为彧碑文,称彧‘瑰姿奇表’”。书上居然不写令君的颜,没办法我来作注吧。

真的,这么直白,还让我说什么好呢,好好好,夸令君还是你会夸。

此外关于荀彧娶中常侍唐衡女,彧为论者所讥的事,第一迷妹裴松之也是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写了一大段案,又是举证唐衡死的时候荀彧只有两岁啦,“慕势之言,为不然也。”又写,臣觉得荀绲肯定是被逼的,怎么会慕宦官权势呢?接着举了好些古人的例子,我就不放上来了。“顺之则六亲以安,忤逆则大祸立至。”“绲之此婚,庸何伤乎!”都说了令君爸爸是被逼的啦,你们不要再黑他了!

然而后面有人不服,说傅公明就拒绝了这桩婚事,怎么没看见傅公明遭祸呢,所以说荀家还是慕势。

我之前说过,在有争议的话题下,卢弼会把很多人的评论都放上来,所以这句下面就放了另一个人的评论,看上去就像啪啪打楼上的脸:傅公明不娶是个什么鬼啊。典略说傅公明不娶,那女儿肯定是及笄了才会让人娶的吧,唐衡死的时候,荀彧还是个两岁的孩子啊,你家会让一个两岁的宝宝去娶一个十五岁的妹子啊!……

原文:陈景云曰:“据典略谓公明不娶,则女必已及笄,而衡之死,彧犹在抱,岂有及笄之女,与二岁之婴儿定婚乎?然则典略所记,非特慕势为诬也。”

顺便关于娶唐衡女这件事,我之前在lof看到一个太太已经写了一篇分析,分析得很详细,我这里只是简单把裴松之的注释和其他人的评论放上来。

关于花式打脸,还有一个地方很有意思。就是令君有个叔叔叫荀爽,字慈明。“荀氏八龙,慈明无双(这句放出来为何觉得有点迷之中二……)。”因为名望很高,所以董卓之乱时董卓要他去洛阳做官,他边上路,董卓边给他升官,九十五天位至三公。范书荀爽传记载,荀爽虽在董卓手下做事,但是看不惯他的暴虐行为,联合王允和何颙一起要除了董卓,结果还没动手就不小心病死了。然后一个叫王補的人说:“爽与王允、何颙同谋诛董,此殆荀彧因爽病薨,虚构是说,以掩其尸位台司,了无匡正之耻耳。”

然后一个叫姜宸英的人帮腔,说荀彧撒谎的证据就是荀彧后来接荀爽尸首的时候顺便把何颙的尸首也接回来一起葬了。这里顺便说一句,何颙就是那个和荀攸一起在董卓之乱时下狱的人,结果何颙忧惧而死,大侄子没事人似的照吃照喝反而活下来了……

不过,这就是证据?(你仿佛在逗我笑.jpg)

编者马上放上了一个叫黄山的人来啪啪打脸。黄山曰:“……且于爽与颙通谋,明见《党锢传》,而反谓彧致颙尸葬爽冢旁,决为作伪之证,岂非深文乎?至荀攸即爽之从孙,同与颙谋,犹爽志也。”大意是说,以这个作为证据未免太苛刻了,况且大侄子不是跟着一起同谋诛董吗?

然后编者觉得这个脸打得差不多了,又放上了一个迷之谣言,出自范《书·列女传》:“南阳阴瑜妻,颍川荀爽之女,名采,年十七,適阴氏,十九产一女,而瑜卒。同郡郭奕丧妻,爽以采许之,女以衣带自缢。”大意就是说荀爽逼女改嫁郭奕。然后王補针对这个又开骂了,王補曰:“荀采守义,逼胁再醮,竟出当日号称人师之荀爽,何怪彧谋篡汉,顗与勖亡魏乱晋,袭爽之故智,以谓是家法云尔也。”

郭嘉:Excuse me?

荀爽是荀彧的叔叔啊!郭奕是郭嘉的儿砸啊!荀爽死的时候郭奕不知道出生了没有啊,这个拉郎配问问郭嘉同不同意啊,你们这些人,要黑也找点靠谱的梗啊扶额。

但是不得不说,王補骂得是真毒啊。于是我特意去查了一下王補这个人,幸好是明代的,没被第一迷妹裴松之先生逮到,不然我怀疑裴松之先生那暴脾气,得照着王補上下三代花式骂回去。

但还是有人坐不住了,生活在清朝的陈景云先生紧跟着要打这个脸。陈景云曰:“郭嘉卒于建安十二年,年三十八。距荀爽之殁,几二十年。计爽存日嘉年方冠,不得有授室壮子。又爽名德素著,亦定无强夺女志事。”(关爱智障的眼神.jpg)

然后下了一盘大棋的编者也暗搓搓地出来说了一句:“陈说精审,黄说平允,可正王说之误。因与文若事有关,故备录之。”作为一条咸鱼,不是很懂文言文,看起来大概是:‘打,打得好,再打狠些。’的意思。

……别的暂时就不说了,或许改天有空会写。

最后,因为是在图书馆啃竖版书,又是边看书边打字,自行繁转简、文转白的,作为一个文盲,老是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打错了、打漏了或者理解不到位的地方,如果有大神看出来了求告知。另外,如果有觉得我有失偏颇的,我就是一个令君迷妹啊,只能抱歉了,请不要骂我,可以过来打我,嗯。


评论(45)
热度(267)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