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陈群/荀彧】两小





荀彧很少在自家见到年纪相仿的同辈。
陈群是第一个。
那时候荀彧站在长辈们身后,心内有稚童的羞怯,却还要故作持重。
但他最终还是走上去前,拉了陈群的手,问他:你叫什么?
陈群看了他一眼,眼神毫无怯意,脆生生答道:
陈群。
我叫陈群。

后来,荀家与陈家来往渐多,一时还被传为佳话。
-长文尚小,载着车中。
-文若亦小,坐着膝前。
荀彧与陈群的情谊,应是从小便有。

及长,天下大乱,诸侯割据。
汝颍世家子弟, 纷纷寻所凭依。
自荀彧跟了曹氏,颍川世家渐渐依附而来。
等到陈群也来时,已经是建安三年的事了。
在许都的年月里,殿上阶前,陈群始终与他离得不太远也不太近。
中间要不是隔了荀攸,便是隔了郭嘉。
陈群与他很少像幼时一样独处了。

再到后来,便是陈群娶妻。
荀彧初时尚不觉得,直到他坐上堂前,看着远远一对新人于大红披锦之下缓缓走来,方觉得有些不自在。幼时玩伴,竟要向他行高堂大礼了。
陈群跪于堂前,恭敬地向他行下大礼。荀彧回过神来,亦恭肃地见证了他们的礼成。
从此,陈群亦可称作是自家人了。
亲上加亲,自来如是。
小时长辈拿他二人玩笑,总是爱问不经逗的陈群:是想阿彧做你妹夫呢,还是想做阿彧的妹夫?
陈群被问得烦了,气鼓鼓地说道:我不娶阿彧的妹妹,也不要阿彧娶我妹妹。再问再问,我就娶阿彧当夫人!
长辈们自然哄堂大笑,就连荀彧也禁不住抿着唇笑了。
他上前两步,拉拉陈群的袖子,小声在他耳边纠正道:阿群,彧跟你一样是男子,是不能嫁给你当夫人的。
陈群听了,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硬邦邦地回道:我当然知道。我气一气他们罢了。

然而陈群真的没娶他的妹妹,却是要娶他的女儿了。
荀彧看着这一对新人。
陈群未显老态,而他的女儿阿绮正当韶华。
凤冠霞帔掩去了阿绮的神情意态,只见她白皙细长的指节悄悄从袖底漏出来,轻轻牵住了陈群一截袖口。料想她应是幸福美满。
他记得他曾对陈群说过,阿绮自小体弱,是他最为怜爱的女儿,只望她这一世,得嫁好夫郎。
他亦记得求亲时的陈群握紧了拳,立誓为证:我会待阿绮好,一生一世。
荀彧站在阶前,看着阿绮随陈群渐行渐远。远处红妆十里,锣鼓喧天。
他信陈群,陈群定会待阿绮很好很好。





陈群自记事起,便常跟家中长辈一同出游拜访。
他尚能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去荀家,是在五岁上。
他跟着长辈,亦步亦趋穿过数重回廊,终于见到了荀家长辈,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一位小少爷。
陈群悄悄地深吸一口气。
真好看。
他真好看。

你叫什么?陈群听见荀彧在问他。
我叫陈群。他答道。
几个字咬得很重很重,仿佛想让他永远记在心里。

陈群不大喜欢郭嘉,他总觉得郭嘉太过轻佻浮躁。
郭嘉虽一样生于颍川,却与他们不是一路人。
他们拘谨,郭嘉却放旷。
他们什么话都埋在心里,郭嘉却把什么都说出来。
郭嘉喜欢在酒宴上喝许多酒,然后便拉着荀彧的袖子,缠着他说话。
他说:文若,你我虽相识得晚,却是一见如故。嘉对你……
说到后来,话语渐渐低沉暧昧。
荀彧仍然坐于原处,垂眸盯着案上酒盏,不动如山。
只有坐于对面的陈群,能够看得见他眼底那一掠而过的不知所措。
陈群穿过席间红袖纷扬,走到郭嘉身前,伸手扳住他的下颌,望进他迷离虚浮的桃花眼里。
郭奉孝,你不要借醉装疯。
郭嘉笑了两声,一双桃花眼变作锐利讥讽,他道:陈长文,你为何要管我郭奉孝的事?
陈群松开手,不再看他,只道:你不治行检,愧为人臣。
郭嘉笑道:好像我愿意当这个人臣,我只不过为了主公之霸业,为了……
郭嘉没有再说下去,荀彧伸手扶住郭嘉醉得东倒西歪的身子,向陈群摇了摇头:
奉孝醉了,你莫同他计较。
陈群看了一眼郭嘉,没有再说话。

在许都,朝中事繁,他很少与荀彧再像幼时一般独处。
后来,他随曹公迁往邺城,与荀彧见得愈来愈少。
再后来,郭嘉亡故,他不再能见到郭嘉。
再再后来,他收到了荀彧的死讯。

人总是要死的,他清楚。
荀彧温和柔善,内里却坚韧而激烈的性子,他自小便清楚。
荀彧要殉什么道,他也一早便知道。
只是各人都有各人要走的路。他无从阻挡,也不愿阻挡。
他只是想着,阿绮一定很伤心,他要回家去看看阿绮了。

回到家中,他看见阿绮正坐在窗前,未戴钗环,不施粉黛。
荀绮回过头来,望住他泪眼婆娑。
长文,阿爹去了。
陈群走过去,将荀绮揽入自己怀中。
她此时已不再年轻了,却像个孩童一般哭得浑身颤抖。
是啊,他去了。
陈群说着,不可抑制地回想起这几十年来的岁月。
光阴像一张张旧纸,被死亡烧却焚尽,只余灰白残像。
他与他之间,未曾留下过什么。
没有相结成伴,亦无反目争执。
细细数来,竟只有几十年前的稚子时光最为真切动人。
长文尚小,载着车中。
文若亦小,坐着膝上。

他与他年少无猜。
他本可以像曹公一样,与他初时相知暮时相负。也可以像郭嘉一样缠着他,一缠缠上几十年。
然而他只是看他活着,看他死去。当他生命里的旁人,走了最波澜不起的一条路。

他娶了他最怜爱的女儿,用毕生真情去爱她。



评论(28)
热度(144)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