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策荀】江东有猛虎(七至八|完结)

*架空拉郎邪教

*童话风(

*HE完结

*最近对填坑上瘾,一篇一篇来别急……

---/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在孙策的梦境里,他是性如烈火的少年将军。

而荀彧荀文若,是江对岸的侍中尚书令。

他们从来只曾闻名,不曾相见。隔着迢迢一江水,一在南,一在北。

而当孙策终于决定要跨越这条横亘的江水,挥兵北上之时,他死了。

 

孙策从梦中惊醒,漂亮的虎目直愣愣地望住天幕,一身大汗淋漓。

他不知这是梦,还是前世,还是后世。

“荀彧!”他从草地上跃起,叫着荀彧的名字,声音自河畔远远地传出去,惊起一滩飞鸟。

孙策左右寻不见荀彧,便重又化为虎身,意图去树林中寻找。

“怎么了?”荀彧的声音带着叶上薄露似的凉意,自身后传来。

孙策回身一看,荀彧正从另一端的林子里走出来,捧着一片装了野果的荷叶。

 

孙策笑嘻嘻地又回转了来,“你去哪了?我刚才找不见你了。”

荀彧道:“去采了些果子。”

孙策正好肚子饿了,用爪子拿起一个就往嘴里丢,“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话音未落,孙策的脸皱到了一起,“你这果子哪里采的……”

荀彧指了指身后的树林,十分无辜地说道:“那边的一棵树上结了很多……”

“哇荀彧你可知道,这林中多飞鸟,飞鸟皆好吃……这堆鸟都不吃的果子……”孙策含着半颗酸果子,吃也不是,吐也不是,为了不伤荀彧的感情,还是一口吞下去了。

“真的那么难吃吗?”荀彧怀疑地拿起一颗果子,用袖子擦了擦就要放进嘴里,结果被孙策一爪子拍了下来,“别吃这个了,我待会带你去吃好吃的。”

 

荀彧沉吟了一瞬,还是摇摇头:“我不能再耽搁了,我得回禀师尊。”

孙策的身形顿了顿,他低声道:“这便要走吗?”

荀彧点了点头,“宜早不宜迟。”

说着,他摸了摸孙策毛绒绒的耳朵,侧脸贴在他潮湿的鼻尖上蹭了蹭,“我会回来的,等我。”

孙策化为人形,一把将荀彧搂进怀里,近得似乎能听见彼此心间涌动的活血。

 

白虎通灵,孙策一时不知悲从何来,竟然让他双目微湿。他凑近荀彧的耳边,慢声道:“不管多久,我会等你。”

荀彧亦郑重地点了点头。

二人就此别过。


汉室山上,荀彧跪在阶前,向师尊陈罪。

“为师并不信你。”师尊叹了一口气,“你对你的师兄弟们,终究是下不了那个手,而那林子里妖兽众多,怕是……”

荀彧猛地摇了摇头,“不!就是弟子杀的,与林中妖兽无关。它们还曾为弟子治伤,恩情无以为报,弟子想……”

“你想什么?”师尊打断荀彧的话,放重了语气,“你是要传为师衣钵之人……”

“弟子想……归隐山林,望师尊成全。”荀彧还是咬着牙,把话说完了。

“你啊……”师尊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门哪里是你说退就退的……便退一万步说,你的师兄弟们死因怎究?你知道天下其他道门对那片林子里的奇珍异宝垂涎已久,但缺一个由头而已……”

荀彧顿时抬起头来,煞白了一张脸。

“汉室山为天下道门领袖,掌教可指引天下道门。”师尊垂眸看了看荀彧,挥袖而去,“你自己想吧。”

 

 

荀彧再次来到那片树林之时,已是三年后了。

他走到与孙策初见的那棵树下,摸着那纹路斑驳的树干,不免叹息了一声。

然后便被树上的果子砸了头。

荀彧想,这果子落得无声无息,连自己的修为都没能躲过,莫不是这树成了精?

他抬头看去,又一颗果子正在往下落。

荀彧侧身避过,捏着剑诀轻身而上。

树干上坐着一个英俊少年,抬眼懒洋洋地说道:“干嘛小道士,想和我打架吗?”

荀彧喉头哽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轻身立于树梢之上,问道:“干嘛拿果子扔我?”

“因为生气。”孙策答道。

“你还小吗?”

“比你大个几百岁吧。”

“……”

 

“对不起。”两人相对无言许久之后,荀彧开口说道:“让你等太久了。”

孙策的目光扫向荀彧,在从郭嘉那儿得知荀彧当年不回来是因为当上了汉室山的掌教之后,他不是没有怨愤过,但不知道为何此时只要看着荀彧,他便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百年修成的白虎精,竟是要栽在这个小道士的手上了。

他蹭向荀彧,用手捏了捏荀彧的脸,“此时却怎么又来见我?”

“汉室山收到村民举报,白虎出林伤人。”尽管脸被捏得绯红,荀彧还是一脸严肃正经,“你干嘛无端端跑出去……”

孙策低头看着荀彧,“想必掌教也已经弄清楚了,那些都是作恶之人,不值一恤。所以你又为什么无端端跑进来?”

荀彧无言。

孙策笑了一下,展臂抱着荀彧跃下树巅,月影在身后兀自横斜。

“无非是你想什么,我便想什么罢了。”

 

从此他们——

“报——掌教不好了!那只白虎又出来搞事了!”

诸如此类地,岁岁常相见。



评论(6)
热度(20)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