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7)

绣球终于吃到先生了,本章有肉渣,不知道会不会被吞_(:зゝ∠)_

---/

等到张绣拍完电影的戏份,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他这次参与的是国内知名大导的电影,番位排在第五,戏份却不算少。大导对这部电影寄予了厚望,特地带着他们去西北荒凉之地实地取景拍摄,几个月的西北风沙与翻来覆去的拍摄将张绣磨砺得越发成熟。当他回到A市的时候,整个人身上都仿佛有了不一样的气场。

他在飞机落地的第一时间,便想着去跟贾诩见面。然而在他跟贾诩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却被贾诩告知他今天并没有空。

张绣有些失落。他知道人不可以多贪多求,但是他明明已经按照贾诩给他铺的路一步一步地在这样走,为什么却还是离他那么远。难道说从一开始,这条路通向的就不是贾诩,而是相反的方向?

张绣低低地呼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样想也不会有结果,他还是得找个机会去跟贾诩当面说出来。

然而在第二天,他却收到贾诩的消息让他直接去一个颁奖礼。

“……你也会去吗?”张绣问得有些小心翼翼,他仍是害怕听见否定的回答。

贾诩沉吟了半晌,终于说道:“我当然会去。”

 

于是张绣怀着必须要跟先生好好说说话的心理来到了颁奖礼的现场,但他却发现他并没有机会跟贾诩有太多的接触。贾诩作为经纪人,只是在开场前跟他有了几句简短的交流,张绣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让他在颁奖结束后等他,便被安排坐到了演员的席位上,等待着颁奖典礼的开始。

这次颁奖典礼的通知虽然来得突然,但是却是相当有分量的奖项,就连郭嘉也不好随随便便缺席。贾诩之前在电话里对于张绣不知道这次颁奖礼的事感到相当无话可说,他说这么大个娱乐圈,可能就你一人不知道这个奖了。不过幸好由于张绣的身材高大,身型出色,得到了一些时尚资源的青睐,早早就有公司把今晚参加颁奖礼的礼服给他送来,也就不至于手忙脚乱。

张绣坐在一个并不是很起眼的位置上,他在大众的视线中始终低调。虽然他先是电视剧大爆,后又去拍了大导的电影,已经说得上是一个万众瞩目前途无量的新人了,在这次颁奖典礼的最佳新人提名中,就有张绣的名字。然而张绣并没有想过能够真的拿到这个奖项,此时的他一颗心还吊在贾诩身上晃荡着,找不着落点。

所以当他被颁到最佳新人奖的时候,众人并不讶异这一结果,反而在镜头里的张绣却显得有些惊讶和无措。

张绣在众人各异的目光和响彻会场的掌声中一步一步地走上台去,那儿灯芒闪耀,璀璨流光。他躬身从名望颇高的颁奖嘉宾手中接过奖杯,在舞台上立定,视线投向台下一排排的人群,一眼便寻到了贾诩。

他明白他站在这领奖台上,该说些什么了。可是在与贾诩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他张了张嘴,哑然失语。千头万绪一齐涌入了脑海,他想起贾诩对他的期望,想起他们当初在酒吧相遇的时候,想起他的直播间,想起郭嘉的话……

全场渐渐寂静无声,身旁的颁奖嘉宾开始幽默地打着圆场,张绣这才清醒了一些,顺着话说自己激动到说不出话来,连连感谢了许多人之后,他才拿着奖杯下台退场。

他回到座位之后,给贾诩发了一条微信:[先生我想和你聊聊。]

然而一直到颁奖礼结束,贾诩都没有回他。那时人头攒动,他还没找到贾诩究竟在哪,便被几个熟人拉上了车。包括张绣的最佳新人奖在内,《宛城》斩获了多项大奖,剧组已经在市内的一家大型娱乐场所订好了场地来庆祝这一成果。

也许因为是在这次颁奖礼上除了郭嘉之外大魏唯一拿到单人奖项的人,也许因为是确实被大魏最看重的新人,张绣被拉进的那个包厢,里面除了像他这样当红的小生小花,还有郭嘉等比较大牌的前辈,就连荀攸、荀彧和曹操都来了。

张绣一进场,还没回过神来便被拉着灌了三轮,他趴在桌子上醉意昏沉,差点就睡过去了。其他的人便暂且放过了他,一个个围到郭嘉和大魏高层们身边去献殷勤。

荀彧是被曹操拉过来的,说反正离公司也近,不如凑凑热闹放松一下。荀彧本来还在犹豫,荀攸又加了一句,如果你不在,郭嘉不知道一晚上能喝成什么样。荀彧这才来了。

荀彧看了看郭嘉,郭嘉正和一个女影星有一搭没一搭地喝酒调情,他喝得不算多,似乎在有意控制。他听郭嘉的助理说郭嘉这阵子几乎天天窝在家里,看上去却更瘦了些。荀彧正想着散场之后再仔细问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肩上却突然被拍了一下。他转头看去,是曹操喝得多了,呵呵笑着不知道在回答什么人的问话,“我不结婚,我结什么婚。我儿子都有了,等大魏有人接手之后,就和荀总一起去美国……”

荀彧有些无奈,淡淡笑道:“大魏现在的情况,想退休估计得等到七老八十吧,再说了,去美国又是个什么说法?”

曹操大着舌头想要辩驳。荀攸看了一眼郭嘉,把话头截住,“曹总是在开玩笑,美国都去过多少次了还去美国,要我退休了,我肯定去从没去过的地方玩,比如南极……”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张绣又清醒了一些,马上又被人灌了一通下去。张绣迷迷糊糊想,这得奖的人是真没人权,怎么就会欺负我,不见你们灌郭嘉嘤嘤嘤……

张绣挣扎着起来想去洗手间吐,走到门口时被一双手扶住了。张绣下意识地心惊,后退了两步想要拉开距离,却听见那人说:“是我。”

张绣笑了一下,软软地叫了一声:“先生。”便安心地昏睡了过去。

贾诩咬着牙,勉力用胳膊撑住他的身体,一边暗道怎么还是这么死沉死沉的,一边跟里边的人打了个招呼,“人我先带走了。”

贾诩想了想,还是把张绣带回了自己家,就跟当初那时候一样。一到家,忍了一路的张绣便冲到洗手间吐了。

贾诩去浴室替他放了热水,又怕他洗着洗着睡着,便待在浴室里陪他。

张绣躺在浴缸里,一张脸通红通红,下巴尖儿浸在水中,一条长腿搭在浴缸的边缘,腿上的肌肉匀称而好看。

贾诩看他躺半天没动静,突然起了兴致,拿着花洒替他洗头,像揉搓大型犬似的揉着他的头毛。

张绣似乎清醒了一些,呢喃了两声“先生”。

贾诩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把花洒往下,让水洒在张绣那张英俊的脸上,“别装醉了。”

张绣抬手抹了一把脸,他强忍着头痛,睁开双眼,看见贾诩的脸。

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贾诩,眼里突然迸出两颗眼泪来,他慢慢道:“我应该是真醉了。”

贾诩心里突地疼了一下,他不动声色地关掉了花洒,把张绣从浴缸里拉了出来,“你怎么了?冷么?”

“不冷。”张绣摇摇头,自己擦干水迹,穿上了衣服。

贾诩看着他这副怅然若失的模样,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得了奖还这么不开心,那些没得奖的都该去自杀了。”

“先生。”张绣突然看着贾诩,他的眼底仍然是湿的。他又踌躇了一会,继续说道:“你能跟我说实话吗?我走到今天,是你想要看见的吗?”

贾诩垂眸沉吟了片刻,他第一次对这样一个说是或否的问题这样犹豫。如果是以前,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可是现在这样犹豫的他,是害怕伤了张绣的心么?

张绣见贾诩不回答,便继续说道:“我也以为,走到现在是你想看到的。但是我害怕了,我害怕这样走下去,会离你越来越远……”张绣的双手搁在膝盖上,他将脸埋进掌心,“我明白的,我是你的事业,你对我好,但是却……”

“不。”贾诩打断他,从他的掌心里捧起他的脸,“张绣,你得知道,”他朝他笑了一下,用指节抚去他脸上的泪水,“我对于事业的那点激情,早已随着西凉集团一起烟消云散。想来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贾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他说道:“现在对我最重要的,是你。”

张绣愣住了,半晌才道:“先、先生……我……”

“别说话。”贾诩深深地看着他,垂眸吻去他眼角的泪水。然后他欺身上前,膝盖支在张绣的双腿中间,低低道:“你第一次到我家来的那天做的事,现在我允许你把它继续做下去。别说你忘了……”

 

他们在暗夜中亲吻。张绣揽住贾诩的腰身,自上而下地亲吻他的身体,时而凶狠时而旖旎。最后他挺腰将贾诩反压在身下,炙热的呼吸喷薄在贾诩的耳侧。他用匀称而有力的胳膊抱住贾诩,一边呢喃着先生,一边用力贯穿了他。

贾诩仰着脖颈,喘息声难以抑制。欲望像海潮一样迅速将他二人淹没。眼眸中终于只得见彼此。


评论(8)
热度(41)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