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加努力才行呀

关于

Meaningless(15)

*本章绣诩甜甜甜


---/


贾诩睡眠浅。早在听见门锁响动的时候,他便已经醒来了。

他安静地躺在床上,暗夜中呼吸轻浅。他知道来的人多半是张绣。

张绣推开贾诩的房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头蹲下,带着汗水的气味与蒸腾的热气。

“先生。”他用近乎呢喃般的低声说道。

然后他便什么也没再说,安静地待了一会儿,便起身要走。

贾诩伸出一只手。黑暗中他拉住他的衣角,问他干嘛。

张绣转过身,惊喜道:“先生你醒啦?”

“我当然醒了。”贾诩坐起身,揉了揉眉心。张绣作势便要扑过来,被贾诩眼疾手快地挡住了,“滚去洗澡先。”

“嗷。”张绣退了一步,开开心心地跑去浴室洗澡。

贾诩站在浴室门外,慢悠悠点起一根烟,“今晚怎么回事,你跟我好好说说。”

张绣闻着熟悉的烟味,觉得无比安心。他躺在浴缸里,一五一十地把这阵子以来的事情告诉了贾诩。末了还兴冲冲地表了个白,“我就知道先生不会这样对我,先生最好了,我最喜欢先生了~”

贾诩一根烟刚好抽完,他挑起嘴角笑了一下,眼中却殊无笑意。他把烟摁灭,又问张绣,“所以你就半夜跳窗,还跑了几里路才打到车出来是吗?”

“是啊,那地方挺偏的……”张绣说着,从浴缸里爬了出来,东找西找只能找到一块毛巾。

“跳下来的时候有没有受伤?检查过了吗?”贾诩问完一抬眼,看到下半身只围了一块毛巾的张绣。还未全干的水珠从他肌肉匀称的身体上一颗颗滑落下来,顺着腹部仿若雕刻而成的肌肉曲线,一直流进被毛巾包裹住的那处三角地带。

张绣挠挠头,笑嘻嘻地说道:“先生你关心我啊?”

“关心个屁。”贾诩骂了一句,突然凶他,“把衣服穿上,像什么样子!”

“我哪有衣服换?我衣服要么带走了,要么被你扔了……”张绣很委屈。

贾诩板着脸,去衣柜拿出一套睡衣扔给他。

张绣一看,是自己之前那套小狐狸的睡衣,喜孜孜道:“哇原来先生你没有扔掉……”

贾诩懒得理他,指了指沙发:“睡觉,别来烦我。”

“先生我能不能……”

“你烦不烦!不能!自己睡!”贾诩怒道。

“不是,先生,我说我能不能要床毯子,晚上冷……”张绣咽了咽口水,他不知道为什么先生突然变得这么凶。

贾诩脸色白了白,进房抱了床毯子出来扔给他,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贾诩挑了个人少的时候,开车把张绣送去公司。

昨晚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许失态,于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打了个电话给荀攸,兴师问罪。

电话那头的荀攸似乎憋着一股火气,“贾诩,我想你可能不是很清楚,只有我小叔敢在凌晨四点打电话给我。”

贾诩笑道:“看来你还是很听你小叔的话。”

荀攸也笑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诩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到荀彧答应过我大魏不会乱动张绣,但你手下的人还是隔三差五搞事,我就有点想不明白。”

“贾诩你少拐弯抹角。”荀攸忍了忍没骂出声来,“还有,什么叫我手下的人,上次你问我的那个经纪人算是半外包的,并且,大魏的组织架构你又不是不清楚,这事你得去找宣传那边处理……”

“冷静点冷静点,大热天的别着急上火。”贾诩不紧不慢地打断了荀攸,他说道:“我知道这事不是你授意,但你至少是知道的,也没阻止对吧?”

“对。”荀攸倒是痛快承认了,他声音极低沉,此时放缓了语速,在凌晨的暗色中听来冷酷且漠然,“张绣是大魏的人,为了大魏的利益,我们本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而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优先考虑他个人的得失。”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贾诩,如果你要阻止,我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既是他的经纪人,又拿着大魏的股份,就算是按你以往的性格,你也断然不会这么护着他。在如今的娱乐圈里,你的做法就好像是……在重重虎狼环饲之下要守住一只刚出生的兔子一样可笑。”

贾诩语气依然平淡,他道:“别这么说,荀攸。据我所知,你们荀总这么些年来也没让郭嘉受过半点委屈。我这样说,并不是想要苛求什么。我愿意放弃一部分大魏的资源,我不需要让他走到多高的位置,只需要让他整个人安安稳稳地待在我眼皮子底下。”

荀攸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行了贾诩,你就别跟我绕了,大家都清楚,这次宛城上了张绣必然会爆红,他已经不是个普通的新人,直播平台的出身也注定他和别的艺人不一样,他关系到大魏的利益、体例甚至之后的布局,所以我们需要慎重的安排决议,当然这些后续的事情也会跟你商量。等过几天我们开会的时候,我会跟你联系的。”

 

贾诩将车停在十字路口处,等待着红灯过去。昨晚他和荀攸的谈话,称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不欢而散。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他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张绣,张绣正眼巴巴地盯着陷入回想的他。

贾诩心里清楚,自己之前说的让张绣安安稳稳待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话里边,究竟藏了几分真心。但他还是若无其事地对张绣说道:“最近又有几个真人秀的节目组来找你,都是暑期和宛城同步上映的,我认为对你维持热度有好处,就筛出了两个相对还好的,待会我把资料发给你,你自己选吧。”

张绣眉目轻快,他说道:“我都行,只要不是那种长时间外出的就好了。”

贾诩转方向盘的手凝滞了一下,他点点头答应了他,“好。”

“先生。”张绣想了想,又凑过来说道:“其实我不是不能够接受绯闻炒作,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是可以配合的。之前的那事有点突然,我觉得我可能还是有点没适应娱乐圈……”

“不用。”贾诩看他一眼,腾出一只手去揉了揉他的头毛,“在我在,他们别想动你。”贾诩说完,指尖向下捏了捏张绣的脸,又极快地收回了,他淡淡道:“我的人,要卖也是我来卖。”

张绣顿时觉得被贾诩捏过的地方寒飕飕地有点发凉,他低头对手指,“我这么可爱,长得也帅,还能打能抗的,要不养在家里别卖了算了……”

贾诩笑了一下,道:“是可以考虑一下。”然而没等张绣说话,他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还得警告你,现在离宛城开播也没剩几天了,这部剧最出彩的就是你和郭嘉,郭嘉站在顶端,已经红无可红,所以这部剧带红的那个人必然是你,接下来你的路可能一帆风顺,也可能荆棘遍地,但你必定会得到常人无法得到的财富与荣耀,所以你也必须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舆论和压力。你要准备好。”

“好。”张绣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他看向贾诩,认真道:“只要先生还在我身边,我就会一直走下去。”

贾诩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对张绣道:“快到公司了,把你装备戴上。”

张绣乖乖戴上了帽子和口罩,整张脸只有一双黑亮明澈的眼睛露在外面,想了想他又问贾诩,“先生我昨天自己跑回来应该没事吧?”

“没事。你又没被拍到什么,最多不过几个媒体捕风捉影。这件事情我还要再跟公司那边商量。”贾诩这样说着,大魏总部的那一幢大厦慢慢在眼前出现。巨大的玻璃幕墙将日光一道道折射向外,它傲然地矗立在A市CBD最好的地段上。

贾诩透过车窗玻璃端详了总部大楼一会儿,心思百转千回。或许他该在那个所谓的会议召开之前,向大魏某些高层施加一点压力,好把对张绣星途的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况且张绣差点被利用的这件事,他也应该收点利息。


评论(9)
热度(39)

© 沈珢 | Powered by LOFTER